这是为我而承诺的吗?

我笑了笑,说:“这样也挺好的,就算在那上面挣再多的钱,我也不喜欢你哪一天突然暴雷,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哼,我现在没钱了,你该怎么给我补上,我告诉你,不给我开个千八百万的年薪,我不高兴。”黎汉娜心情回复得还可以,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经过了互相揭穿的伤害之后,我感觉我们两个人还真的有点像,性格都很坚韧,就算被打断了骨头,照样能笑出声。

这就好像是落水狗之间的相互同情吧,大家都不容易,你期望我,我期望你,最后发现咱俩都是黑的,白不了。

等黎汉娜笑完了,我问她:“你家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需要你拿这么多钱回去养家。”

黎汉娜尴尬的笑笑,对我说:“这个,你就不用再管了。”

“那怎么行。”

这事儿我还必须问,不然如果下次,我再在某一个地下车库里发现黎汉娜在跳那种低俗舞蹈怎么办?

这种事情,只有治根才能治本。

黎汉娜有些怅然的说:“真是的,真的要刨根问底,把人家的衣服全都扒光了,你才高兴吗?”

扒衣服,这真是我听说过的最无语的比喻。

我只好说:“我真的只是想帮你解决问题,你相信我。”

“好吧,我相信你,我家里的事情也好说,无非就是我妈得了艾滋病,她一个卖窑子的,得艾滋病那是应该的,我爸是白血病,天天下矿,还坑蒙拐骗,全都是应该的,这都是报应,我哥啊,那也是老流氓带出来的流氓,给他买了车,让他去跑滴滴,结果司机身份都快要被注销了,如果不是我跑回去恰巧碰到,我都不知道他两个月根本没有出车,你在余杭市碰到我的那一天,我是帮他留住司机身份认证的。”

黎汉娜说的非常的轻巧,但我也能体会到她从到大的不易。

像这样的家庭,能够带出一个大学生就很不错了,而黎汉娜更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直爬到了经理的位置,这事情放谁身上,都是能在报纸上吹一整个版面的。

所以我不无赞叹的说:“其实你比我坚强得多,这种环境,我都不敢想象你时候是怎么长大的。”

“熬呗,熬过了,就过了。”黎汉娜明显不想再提更深入的东西。

我适时的说:“一个月需要花多少钱?”

黎汉娜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说:“一个月,五万块至少,我如果不去做那个,一个月挣过来的钱也就勉强温饱,你说呢。”

五万块!

这一年不就是六十万块了吗?

我一听到,心里面也是一阵惊讶,这岂不是说明,黎汉娜以后就绝对不要想着在吴松市买房了?

一年六十万,那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

如果黎汉娜想买房,光是这六十万,都能抵上房贷钱了。

“你以为这就够了吗,六十万只是医药费而已,还有食宿花销,还有我那个不成器的哥哥。”黎汉娜惆怅的说:“一年,我得在这个家里面花上一百万。”

一百万,几乎是榨干了黎汉娜的钱包,我说她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那么急,原来根源在这里。

“那你不做那个之后,该怎么挣钱呢?”

我心中一动,黎汉娜需要钱,她不去做那种东西,她还怎么填补里面的大黑洞?

黎汉娜看了看我,埋怨地说:“我去接散单了,那些做会计单子的,这样一年应该能多挣几万块,我回头换一个便宜的廉价公寓,应该能活得下去吧。”

看这黎汉娜满脸幽怨的样子,我额头冷汗直冒。

这舞蹈是我让黎汉娜停的,我现在再弄得人家退房子,去住更差的地方,这不仅仅是生活水平的下降,也是地位的下降,能住这种地方的人,怎么可能谈得来好工作与合同呢。

黎汉娜是学会计出身的,这一点我还是有印象的,她后来转护理行业,是因为她从大学开始就在兼职做一些家教,拍摄,美容类的兼职,凭借过人的天资,在出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有名气的化妆师了。

我突然有些犹豫的对对黎汉娜说:“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

“什么,挣钱吗?”

我斟酌了一下,觉得可以对黎汉娜说,我就说:“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你在这里看到我,除了去救沈木莹之外,我还和另外三个有钱有权有人,但是不方便亲自出面的人达成了一个协议,如果我帮她们解决这个码头里面的混蛋,她们就会让我经营皮包公司,法人也是我,然后收益我会有百分之十五,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过来帮忙做会计单子。”

做会计单子,说白了其实就是做假账,但是在这边呢,做假账肯定是会被查出来的,那么就只剩下合理避税了,通过各种合理的办法开会计条子,尽量的将损失减少到最低。

请一个合格的会计过来,他能帮你避掉一部分的税,而要是把黎汉娜拉到手里,她一个月至少多省下来好几十万吧。

我笑着看着黎汉娜,我不信黎汉娜会拒绝。

黎汉娜咬了咬嘴唇,问我:“你能给我多少钱?”

我伸出了五根手指,说:“如果这家公司能够正确的运用起来,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我一个月给你开十万工资都没问题。”

我的十万大洋让黎汉娜有些吃惊,她猛然警惕的看着我:“你不会是在做那些违法的生意吧。”

“怎么可能。”

我指了指码头上,说:“我们这次要打击的对象,才是在做违法生意的。”

“但我也不能把养生馆这边的工作辞掉啊。”黎汉娜显得十分的惋惜。

但我却说:“不,你只需要下午下班之后过来就行,甚至你也不需要每天都过来,只要把数据加密之后传过就行,有你的帮助,我们的公司一定是开门就爆发啊。”

“砰砰。”

突然,有人敲了敲我这边的车窗,让我一下子卡了壳。《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