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前方正有机器在清理,不过对方的机器显然没有他带来的专业与先进,毕竟他可是花大价钱请来的施工队。

“你们做什么的?前方道路不通。”

“让你们负责人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你们哪个部门的?”

站在警戒线旁边的警察,皱着眉看着眼前的赵斌与葛家兄弟,如果不是葛家兄弟站在赵斌身后,这位警察肯定就驱赶走了赵斌。

戴着墨镜与口罩,这样的人明显有可疑,更别说对方还要找他们负责人。

赵斌看了一眼四周,没有记者也没有路人,他摘下了墨镜与口罩,看向了眼前的警察“我是赵斌,我的女朋友被困在文安县,我需要跟你们的负责人交涉。”

警察看向赵斌,对于赵斌,宣城可是留有他的传奇,仇林当初可是在宣城的大人物,结果就因为得罪了赵斌被抓了,还有一些市里乃至省里一些领导,都因为得罪了赵斌,被双规的双规,被判刑的判刑,可谓下场都很惨。

没想到这位煞神这一刻出现在面前,警察顿时有些慌了神“我这就去找我们领导。”

不多时一位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走过来,脚上全部是泥,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疲惫。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是赵斌?”

“对,我这次带了设备与施工队过来,我希望早点把这条道通了,我的设备应该比你们用的先进一些。”

负责人看向赵斌,脸色有些尴尬“刚才市长打电话过来,已经说了你要过来,他让我尽量配合你,但您刚才要求,恕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

“我们这支队伍都是专业的,经历过各种救灾,我们有的是经验。”

“你误会了,我没有打算来指挥你们,也没有打算让我带来的人去指挥你们,我带来的人可以辅助你们,尽快的打通这条路。”

赵斌看出来对方的顾虑,如果对方让他指挥,这件事被曝光出去,不光是眼前这位要倒霉,宣城领导班子好多人都得倒霉。

这件事他从一开始也没有想喧宾夺主,更没有想借着这次的事情去邀功,他就是想加快通路的时间,尽早的去文安县找夏玲。

他不知道夏玲在里边怎么样,里边完全没有信号,也没有电,他不知道夏玲这两天怎么过的。

两天时间,这条路还没通,这让赵斌不得不找施工队,他多少对眼前这群人有些失望。

“行,我替文安县老百姓感谢您。”

“你代表不了谁,你就代表你自己就行了,我接受你的感谢,也希望你尽快让我的人与设备进场。”

“行,我跟他们说,您让您的施工队过来吧。”

一切搞定之后,赵斌没有转身离开,他反而是走向了最前方,他想看着眼前的进展。

葛武葛文则去调动人手,让施工队的进来,又安排夏玲的公司高层回宣城等候消息。

毕竟那群坐办公室的在这里帮不上任何忙,倒不如回去帮夏玲把公司打理好,至少在夏玲回去之前,公司不能出任何问题。

当这些事情办完之后,葛武葛文才发现赵斌不见了,等他们找到赵斌的时候,赵斌已经拉着一辆手推车再帮忙推土。

二人赶忙上前帮忙,却被赵斌阻止了“你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路通了之后,你们要第一时间给我进去找到夏玲。”

“老板,我们保证第一时间帮您找到夏小姐,但现在请让我们帮您。”

“这是命令,如果你们非要帮忙,那就回去吧。”

赵斌的话很严肃,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他不希望葛家兄弟在这里浪费体力,他需要二人帮他找到夏玲。

文安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他这次来的人可不是为了帮忙疏通道路,而是要去找到他在乎的人。

葛家兄弟对视一眼,两个人最终没有坚持,他们知道赵斌的脾气,他们则是回去给带来的保镖下达命令。

十二名保镖,是他们能调来的全部人员,黑魔鬼那群人已经有任务在身,不是保护商人就是保护明星,根本没有时间过来。

这十二位是他们刚训练出来的一批保镖,这次也算是一次检验,但葛家兄弟心里没底,他们只能再一次告诫众人此次的任务。

“赵总,您别帮忙了,这活儿您吃不消。”

这次救援任务的负责人走过来,看向赵斌尴尬的说道,他倒不是不相信赵斌的能力,而是怕赵斌发生什么意外,是他们担当不起的。

赵斌摆了摆手,继续推着车把车里的土推出去,没有多余的废话,用实际行动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对方一看赵斌的态度,也只要摇了摇头,继续去指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当道路被疏通的那一刻,不知道过了多久,至少天已经黑了。

黑夜给施工带来的困难,也幸好道路通了,一旁的救援人员就准备冲去文安县进行救援,但他们发现三辆越野车率先一步。

赵斌坐在地上,笑着看向冲过去的三台越野车,他强撑着站起来,既然葛家兄弟等人都进去寻找夏玲,他可不希望落下了。

“带我去文安县。”

冲救援行动的负责人说了一句,赵斌就翻上了一辆卡车上边,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着,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了累。

手机响了起来,赵斌接通的那一刻,文特尔的声音传来“老板,汪可可的信息查到了,这件事有些曲折。”

“怎么了?”

“汪可可是……”

“嘟嘟嘟嘟……”

信号断了,就仿佛有一条界线,当汽车往前开的时候,信号彻底消失了。

赵斌看了一眼手机没有了信号,脸上不由得苦笑,他只是听到了文特尔说汪可可是……后边的话就彻底没有听清。

“叮。”

短信传进来,忽忽闪闪的有了信号,但依旧无法打电话,看到短信是文特尔发来的,但看到内容,赵斌脸色十分的难堪。

“汪可可是男人,他国外留学都是掩人耳目,他从小去国外是为了做变性手术。”

短短几个字,让赵斌有一种呕吐的冲动,想到那天的亲热,简直就是造孽啊!

章节目录

极品按摩师(狸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狸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狸力并收藏极品按摩师(狸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