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宫。[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UPU小说网www.upu.cc]。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婴儿哇哇的啼哭声‘混’着清宛与妙姨的焦灼声‘乱’成一团。

“娘娘,这下可该怎么办啊!小皇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清宛看着软榻上昏倒过去的司振宇,带着哭腔说道。

一旁的妙姨闻言亦是红了眼眶,“太子也是哭闹个不停,叫人心慌的紧!”

宁如秋坐在软榻旁,本就凝重的脸‘色’此时又听妙姨与清宛这般说道,不由心下一阵烦躁,眸‘色’也沉郁了几分,垂眸片刻,对一旁的清宛冷声吩咐道,“宛儿你赶紧去找太医,再吩咐宫里的人请皇上回宫一趟!”

司振宇受伤这等大事,司霆烨须得知道才行。

“好,宛儿这就去。”清宛匆忙应了一声,旋即往长乐宫外奔去。

长乐宫‘门’口,清宛刚跑出来便见青阮举目望住宫内,忽的顿住步子,急声道,“劳烦公子去请皇上回来,我去请太医。”

青阮皱眉,“宫里出什么事了?”方才他隐约听见宫内有哭闹声,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正好见清宛神‘色’略显慌张的跑了出来。

“是小皇子,来不及多说,公子快去吧,我得去赶紧请太医了!”说着,焦灼的清宛便就提着裙摆往太医院方向奔去。

青阮又看了眼长乐宫内,便也紧步离开了。

正殿里。

宁如秋看着双眼紧闭着的司振宇,亦是急上眉梢。

只见他月白的衣袖上已被鲜血沁透,殷红一片,即便是昏了过去,司振宇仍是面‘色’呈痛苦状,额头紧皱。

下午时候,司振宇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宁如秋吩咐清宛在一旁照看。

可也不知怎的,忽的一声闷响传来,司振宇从两米高的围墙上跌了下来,司振宇左臂被锋利的琉璃瓦片割伤,失去意识,一旁的清宛被吓的愣在原地,还是宁如秋听见声音跑了出来,才发现司振宇昏倒在地。

妙姨听到消息,不顾已经醒来的司雨泽,抱起他便往正殿赶来。到了正殿,司雨泽就开始哇哇啼哭起来,直到这会儿,方才被妙姨哄住。

“娘娘这是在做什么?”妙姨见宁如秋徐徐剥开了司振宇受伤手臂上沾满鲜血的衣袖,正‘欲’要触碰他的伤口,禁不住心里一惊。[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已经等不及了,司振宇手臂上被琉璃划破的伤口颇深,若不及时清理,只怕会发炎发脓。

宁如秋一边理着司振宇的衣裳,一边皱眉道,“来人,快去端一盆温清水过来!快!”宁如秋话音一落,便有宫人匆匆应下声。

不多时,宫人便端着一盆温清水走了过来。“娘娘,清水端来了!”说着,宫人将手中清水放到宁如秋手边。

用锦帕沾了沾水,宁如秋开始小心翼翼清理司振宇左臂上的伤口。

“嘶……”

锦帕刚一触碰到司振宇的伤口,他便疼的发出声来。

妙姨眸子一紧,担忧地望住宁如秋与司振宇,“娘娘,这……不如咱还是等太医过来吧!”虽说她知道宁如秋略知一些医术,但司振宇毕竟是个小孩子,又是身份特殊的皇子,出不得一点差错。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处理,就算是太医来了,也是先处理伤口。”

御‘花’园里。

吕靖远刚离开不久,司霆烨刚起身正打算去御书房处理政务,却与迎面走来的青阮刚巧遇上,看他行‘色’匆匆,司霆烨眼底不由掠过一丝疑‘惑’,这青阮可不是浮躁冲动之人!

不消片刻,青阮在司霆烨身前站定,微躬一躬身,道,“娘娘请皇上速速回宫一趟,小皇子像是出事了。”

司霆烨陡然一愣,幽邃的眸子倏地眯了起来,不再多言,司霆烨快步往长乐宫赶去。

长乐宫里。

清宛已经唤来了太医,宁如秋在一旁,亲自上手给太医帮忙,司振宇的伤口较重,伤口处由于衣袖已经粘到了伤口处,并不十分好处理。

太医神‘色’紧张,额上豆大的汗珠簌簌滑落,宁如秋身子本就有些虚弱,此时再加上手上动作忙碌,光洁的额上也隐隐透出一丝晶亮,清宛见状,忙上前替宁如秋擦拭汗珠。

司霆烨一刻不停,步履带风,匆忙赶到了长乐宫,一踏入宫‘门’,便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钻入鼻息,司霆烨眉头一紧,冷声喝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众宫人听闻是司霆烨的声音纷纷行礼恭敬道,“皇上吉祥。”

司霆烨略有些急躁地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而自己一步不停的朝软榻上司振宇身边而去,边走边急声问道,“振宇怎么了?”

宁如秋抬眸望他一眼,“被琉璃片划破了左臂。”

司霆烨闻言,向软榻上双眼紧闭的司振宇望去,一大片星星点点的鲜红沁在月白‘色’的衣衫上,尤其触目惊心,司霆烨俊眉瞬时拧成一个川字形。

宁如秋见他这般模样,出声安慰道,“皇上也无须太过担心,太医已经在尽心医治了。”

司霆烨的眸‘色’不觉间已然变得凛然,“皇子出事时,是谁在一旁陪‘侍’!”司霆烨声‘色’冰冷,在场的众人不由心下一颤,清宛更是心蓦地一沉,身子轻颤,默了片刻,才鼓起勇气颤声道,“是……是奴婢……”

司霆烨冷冷扫了一眼清宛,“你既然陪在皇子身边,便有责任保证皇子安全,可却因为你的照顾不周让皇子受伤,你可知错!”

语气冰冷,仪态威严。

清宛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垂着的眼睛已然泪眼朦胧,“奴婢知错,请皇上责罚奴婢!”

一旁的妙姨见司霆烨动了怒,又看清宛惶恐胆怯的模样,心下登时划过一丝不忍,然而她心知此时司霆烨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是替清宛求情的时候。

宁如秋见状,不禁微叹了口气,司振宇是司恒青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脉,他出事,司霆烨定然万分紧张,这般对清宛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倘若换了别人,只怕他二话不说便就要了那人的命了。

正在给司振宇敷‘药’包扎的太医亦是忍不住拂了拂额上的冷汗,手下的动作也越发得小心谨慎了。

偌大的正殿里,短暂的沉默之后,司霆烨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拖出去打三十大板,罚俸银一年,倘若再犯此类错误,就给朕逐出宫去,一世为婢,永不得进宫。”

司霆烨话音一落,众人暗暗为清宛捏了一把冷汗。

清宛一个柔弱的丫鬟,怎得经得起三十大板,这三十大板下来恐怕不死也半残,不过最让众人心中一颤的愿意并不是如此。

这宫里谁人不知宁如秋尤其喜爱清宛,清宛与妙姨是宁如秋的心腹,是她的左膀右臂,如今司振宇出了事,司霆烨连对清宛的惩罚都如此之狠,可见司霆烨对司振宇的在乎程度有多高。

妙姨听司霆烨要这般处置清宛,立时急急望向宁如秋。

“皇上这般惩罚宛儿,只怕是要了她的命了,眼下她也知错,不如皇上换个方式以示惩戒?”宁如秋扬眸看住司霆烨,柔声说道。

宁如秋的声音让司霆烨眸‘色’缓和稍许,“皇后说如何处置!”

宁如秋闻言,微叹口气,轻声道,“就让她在长乐宫前罚跪三日罢!”

月‘色’如银,清清浅浅,微凉斑斓的夜‘色’中,渐渐‘迷’漫起一股闷热的湿气,湿气渐浓,形成一层薄透的云雾。

缭缭绕绕,如梦似幻。

长乐宫内,萤火盏盏。

宁如秋端坐在主位上,无一丝困意,望住帘栊外一片宁静夜‘色’,思绪游离。司霆烨坐在软榻边,深眸注视着司振宇,怒气渐褪,担忧心起。

司雨泽已经睡下,妙姨便守在宁如秋身旁,满目忧愁,时不时张望两眼长乐宫外。

司振宇受伤,所有人的情绪都明显低沉许多,甚至连此时的气氛都变得莫名起来。

半晌,宁如秋先是开口,打破了久久的沉默,“夜深了,皇上明日还要上朝,一直守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就去休息吧!有我与妙姨守着,振宇不会有事。”

“明日朝上不过是命礼部商议如何迎接北洛国郡主到国都城一事,不上朝也罢!振宇到现在都未醒来,朕不放心。”

迎接北洛国郡主?

宁如秋略有些疑‘惑’,然而此时她又忽的想起青阮的话来,北洛国和亲的郡主将在三日后到达国都城,此时又听司霆烨这般说,想来这消息千真万确。

“方才太医上‘药’时候给振宇用了些麻醉,过不多久便会醒来。”宁如秋淡声回应着,一双清眸望住司霆烨俊美的侧颜,心底滋味莫名。

少顷,只见司霆烨缓缓起身,对宁如秋身边的妙姨道,“天‘色’不早了,这里有朕与皇后,你且去照顾泽儿就是!”

妙姨回眸望了眼宁如秋,略有一丝犹豫,但见司霆烨神‘色’淡漠,面无表情,便也不再多说,微微欠身行礼后,便就离开了。

司霆烨又回身望了眼软榻上的司振宇,而后撩起袍角,抬步向宁如秋走去。

“今日之事,是臣妾有错在先,臣妾会想尽法子治好振宇,即使伤口愈合,也不会留下一道疤。”

宁如秋说的云淡风轻,然而她口中的‘臣妾’二字,着实刺痛了他的心。

司霆烨深眸微眯,却见宁如秋羽睫半垂,瞧不出是何情绪,顿时只觉喉咙中一片涩然,“你的身子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