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哥天花乱坠,我不如也。”

  当天晚上,曼哈顿的五星级酒店里,周天音和虞美琴俩妹子,各自拿着一瓶琴酒,自斟自饮,她们一边庆功这几天的收获,一边复盘着白天的谈判,都是扼腕不已。

  饶是虞美琴已经当了顶级大律师,接手了这样的大案,让她这两年信心有些膨胀,逼数也渐渐淡薄。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再次刷新了她的认知。重新对她强调了一遍:不管什么时候,你老公始终是你老公,单位字数稿酬哦不是律师费,起码贵一位数。

  两妹子各自干光了一瓶琴酒,酩酊大醉。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冯见雄也结束应酬,拿着新鲜出炉的融资协议回到了房间。

  他本来是跟妻子虞美琴住一间,周天音是隔壁另有一间。

  不过,既然周天音来做客了,他也不会赶人。

  20亿美元到手,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了不得的好日子。

  “一起喝吧。”

  喝完三明治滚。

  上下其手,左右逢源。

  一夜不亦乐乎。

  羞耻之心?不存在的。

  再高傲不屈的女生,在遇到冯见雄这么霸道凌厉的存在时,都会升起一股希望被征服和奴役的刺激感的。

  ……

  第二天,神清气爽地起来时,国内时间正是傍晚。

  N站成功融资的消息,已经在国内的创业区媒体上刷爆了。管你虎嗅36氪还是什么自媒体,谁敢不放雄哥的新闻,谁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了。

  各种吃瓜群众和自诩专业人士的家伙,反应也是纷纷不一:

  “握草!N站估值居然是60亿美元?融后80亿?这比优酷报价还高了好几成啊!”

  “不会吧?冯见雄到底给杰克马说了些什么?我记得古老板也给杰克马报过价的啊。杰克马是不是疯了?放着优酷数据高、报价低,结果不买。非要买N站这种数据差、报价还黑心的网站?”

  “唉,一首凉凉送给古老板。优酷这些年就是靠融资和烧钱撑下来的,论技术实力真没什么读到。运营也没优势。古老板一直望眼欲穿等接盘侠,好自己上岸呢。他啥都不会,就剩会找钱了。”

  “这下可好,N站报价比他高,杰克马还是买了N站,古老板还是看看能不能卖-身给泼尼马吧。”

  “楼上别想了,泼尼玛这人喜欢吃独食的,人家都开了腾云视频了,谁肯花几十亿美元买古老板。还是想想看能不能卖给度娘李老板吧。李老板本来想扶持个亲儿子出来的,如果价钱合适说不定还是买的快。度娘这两年也不缺钱。”

  网上各路小道消息风云激荡,没过几天之后,就有人传得有鼻子有眼:“听说度娘李老板本来准备扶持的亲儿子拟定叫“爱奇艺”。不过古老板找不到接盘侠之后不得不贱卖。只求自己保本。结果40亿不到就把优酷卖了。”

  “还有还有,古老板还放出狠话——本来他是不怵冯见雄和N站的。不过既然N站找了个大金主,准备抱大腿烧钱,不肯跟他公平竞争,他才不得不卖给度娘的。”

  这番话,其实说得就有点搞笑了——你当初要公平竞争的时候,就特么没少融投资人的钱来烧吧。冯见雄这才融了第一笔大的,结果就来叽叽歪歪。

  虽然,冯见雄融的这一笔,已经比优酷过去全部六年历史加起来融的还多得多了。

  又过了几天,舆论热潮稍稍有些许褪去,冯见雄终于带着虞美琴和周天音,以王者归来的姿态,高调回到了钱塘。

  N站和“得到”也宣布了新一轮的扩张与运营路线图,20亿美元的热钱注入之后,冯见雄的一切生意都显得打了兴奋剂一样,开始转入狂飙突进的姿态。

  种田养生也特么该养够了。

  大刀阔斧的业务改革,如饥似渴地人才引进,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一忙就是一两个月,直到年关。

  2012年底,费主任主动上门来拜访,感谢冯见雄这三年挂证执业期间帮忙拉的那么多业务。

  虽然费主任她们只是喝了点残羹汤水,但毕竟那么多大案要案,都是用她们的事务所的名义在接,这对于江湖地位的无形提振,已经非常值钱了。

  多少顶级律师事务所赔钱都买不来这样的名声。

  感谢之后,费主任很礼貌地告知:“小冯,小虞,你们的三年正式执业期已经满了。按照《律师法》,过完年你们就能以合伙人的身份,开合伙事务所了。该提前帮你们办的手续,我都帮你弄好了,司法厅那边也给你打过招呼了。”

  “谢了,费主任,你是个敞亮人,这几年合作愉快了。”冯见雄也不客气,给大家各倒了一杯威士忌,碰了一下。

  然后接过费主任递给他的资料,转身看也不看就喊:“妮可!”

  “诶!”史妮可连蹦带跳地麻溜儿过来听取命令。

  “到时候你跑一趟,帮我注册了,就叫‘美雄律师事务所’好了。”冯见雄霸道地宣布,“我们的宗旨是,不管索尼还是微软,想进中国市场做跨境服贸,都得委托我们所顾问。不管是小米还是头条,想去纳斯达克上市就找我们。去吧~”

  这番话虽然很狂妄,但从冯见雄嘴里说出来,竟然没人觉得不合适。

  史妮可像皮卡丘一样去了。

  几天后,手续很顺利地办完,“美雄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就挂起来了。

  据说办理的时候,连司法厅的办事人员都觉得与有荣焉。似乎冯见雄的律所挂在本市,就能让本市、甚至本省的法律工作水平提升一个档次似的。

  毕竟,本来那些从事跨境服务贸易的国际巨头,或者寻求去纳斯达克上市的国内独角兽,第一反应肯定是分别去沪江或者京城拜码头。

  至于事务所的办公场所,冯见雄选在了城西文教区某处地价还比较便宜的写字楼——他隐约记得再过两年杰克马就会在那儿大肆布局,弄不少新经济产业园区,比如淘宝城什么的。如今提前趁着那地方还荒凉,直接买下两幢写字楼,还省事一点儿。

  淘宝城一带,2013年年初还是很荒凉的地方,地价七八千一平都不到。冯见雄搞了幢高层办公楼,累计也就花了10多亿人民币,只相当于他融来的钱的十分之一。

  律师事务所用不了那么多办公室,最多两层楼就够了。所以楼下的分别给了N站和“得到”入驻。

  挂牌这天,冯见雄本来是觉得环保点儿比较好,鞭炮什么的肯定不能放,开张典礼也没必要操办了——毕竟才两个合伙人的夫妻店而已,最多再加上一些小律师。

  而且他觉得,搬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

  然而,最终的结果显然事与愿违了,司法厅的*厅长亲自登门捧场。其他钱塘法律圈里的头面人物,也没一个敢缺席。

  反正冯见雄的口碑也不错,在本市从来不跟同行抢生意,大家当然都愿意来结个人情。(冯见雄抢的那些生意,本来都是京城或者洋大人们的生意,钱塘本地的律所本来就做不了。)

  最后迫于无奈,冯见雄让人拉了两挂红气球,往钉板上推,算是模拟了放鞭炮的环节。然后还临时操办了自助餐和鸡尾酒会招待来宾。

  环保。

  结果这一幕又被好事的人拍了,传到N站上,成了网红新风尚。

  “总算有了我们自己的事务所了,可惜我们都没多少精力放在打官司上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鸡尾酒会上,虞美琴端着酒杯,心有所感,如此叹息。

  冯见雄拍拍她的肩膀:“事务所都这样的,下面的人忙死忙活,最终肥了合伙人,这才是常态。以后事务所的日常行政管理,人事考核,就交给妮可做。她负责日常工作,你应该放心吧。”

  “那就交给妮可吧。”虞美琴想了想,她身边确实没有其他更亲密的朋友,能够托付这种程度的大事,“不过她本科毕业就当律师了,研都没读,将来会不会不能服众啊。”

  “她的本科,是沾了我仙气的本科,水平跟别人不一样的。”冯见雄臭不要脸地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

  后来,美雄律师事务所,毫无疑问年年蝉联钱塘市甚至钱江省生意规模最大、利润最好的事务所。每年营收十位数,纯利润也接近十亿(索尼、微软这些给的包年咨询费,就动辄一单上亿了)

  ……

  古老板的优酷,最终在2013年年中,匆匆完成了与度娘家李老板的谈判,成功卖掉,套现上岸。而“爱奇艺”这个视频品牌,则彻底消失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网络视频领域,成了优酷、N站和腾云视频三家竞争的局面。(A/B站当然也沦落到了彻底无人问津的状态,始终只有个人网站的规模。)

  只不过,与历史上不同的是,另一个时空的古老板,在把优酷卖给阿狸后,选择了自己依然身居高位、担任网站领导工作。

  而这一次,卖给度娘之后,古老板选择了彻底隐退,拿着钱再也不亲自创业了,就安心当投资人。

  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冯见雄的咄咄逼人,觉得还不如在最高位急流勇退,保住半世英名呢。

  古老板的选择并没有错。

  两年倏忽而过,随着历史的车轮埋进2015年,优酷终于在所有方面,数据都全面落后于N站了。

  N站的含游客月活用户总量,达到了惊人的3亿,其中注册/登录的月活用户数,也达到了2亿多,足足7成的用户是登录后使用的——而优酷那边不但总用户量只有2亿4千万,登录注册的比例更是低得可怜,只有6000万,才四分之一的注册登录率。

  后续的付费内容、VIP会员销售形势,差距自然更大了。

  而这一年,才刚刚算是“互联网移动化的人工红利被消化完”的时候。

  一波创业风口过去了,大家的增速都开始放缓,后来者并没有机会了。笑到最后的,就是冯见雄。

  随着跑马圈地时代的过去,从业者们纷纷开始反省:继续靠免费,甚至跟某些行业那样,靠送钱来招揽用户,真的有意义吗?在获客流量成本越来越飞涨的情况下,那些粗放式的运营,真的有价值的?

  有些自命小而美的网络社区,开始模仿和学习冯见雄,盯上了定制化的内容付费。

  比如,有个叫“逼乎”的网站,打了不少苦情牌,似乎它家才是为国人的知识付费摇旗呐喊的先锋,不支持它就不是中国人、没有良心。

  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雄哥早在2014年,就陆续开始试点各种知识服务内容的付费和个性化定制了。

  “得到”上,不仅有高大松、罗胖子、宋红兵以及其他一票自学者的脱口秀,还笼络了无数口才还行、同时知道如何“说人话”、把内容打磨得亲民的资深名校教授。

  这些人一开始拿着“得到”的补贴,按买断制供稿,为冯见雄的用户提供了按需推荐的知识服务。渐渐地,随着用户习惯的养成,冯见雄开始让虞美琴走内容直接付费订阅模式。

  某个讲经济学的北大教授,本来写一辈子书都卖不出去几万册,结果因为是第一批选择投靠冯见雄的严肃学者,结果撞了运,其讲座的电子版足足卖出去了100万份,个人分账上亿。

  那些象牙塔里自命不凡的学阀都坐不住了。他们眼看着这个时代越来越平等,吊丝越来越不买“砖家叫兽”的账。再按照原先的轨迹混下去,只怕一辈子只能靠国W院的津贴或者约稿方的买断过日子了。(尤其是文科类的。理工科的有客观评判标准,对的就是对的,不用媚俗讨好观众)

  现在冯见雄给了一条明路,让他们只要放下身段,就能拉到吆喝和真金白银,谁能抵得住诱惑?

  文科学阀们本来就是要拼命销售自己观点的,看到给力的新媒体渠道自然是一窝蜂儿涌上来。

  “学术专著稍微润色一下文风、改说人话,居然就卖出去了80万册!”

  “青华某教授的讲座又破记录了,140万人付费看!嗯,虽然是打折特惠的产品,才几十块钱一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无论任何人承认或者不承认,冯见雄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内容付费话事人。在这个盗版横行、垃圾咨询泛滥,读者痛苦,作者也痛苦的时代。有干货的人但凡想混得开,都不得不找冯见雄投靠。

  冯见雄本人,本来早已懒得搞脱口秀。

  他手下那么多卖嘴皮子的,还差他一个么?

  可惜,后来身边的人纷纷劝他,让他做个表率,引领一下行业风气,冯见雄才勉为其难亲自开了个节目。

  罗胖子叫《逻辑思维》,高大松叫“晓说”,宋红兵叫《鸿观》……

  所以冯见雄就干脆叫《远见》。

  很简单粗暴的名字。

  至于内容,初步选定是做一些商业和法律案例的复盘,披露一些内幕,卖弄下冯见雄当年的“先知先觉”。

  至于将来,冯见雄的神预言威信建立起来了,再实打实地预测未来好了。而凡是敢不信他的,最终都会被历史打脸。

  节目从2015年开始,放出了第一季。

  已经习惯了N站和“得到”版面的用户们,赫然发现大佬居然亲自出马了,纷纷惊喜传颂。

  其实也用不着他们传颂。

  冯见雄自己要开节目,还怕得不到全渠道的宣传么?

  上线当天,关注他个人频道和节目的,就超过了3000万人。这个数字在一周之内,很快突破了一亿。

  第二周,冯见雄就毫不吝惜地关闭了他已经运营了5年多的微博。

  虽然他在那上面已经有八千万粉了,至今仍然是吉尼斯纪录认证的微博粉丝数最多的人。

  不过,第二名第三名与他的差距,也没前几年那么大了,毕竟娱乐圈的人刷粉比较狠,如今也都六千多万了。

  微博官方排出高层亲自恳求、挽留。还拿“微博如今也已经卖给阿狸系了,大家都是一个大股东手下的,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能帮忙撑撑场就撑一下。”

  即使这样挽留,最后也只是说服了冯见雄不删号。但该账号永久不再更新,已经不可避免。

  冯见雄想展示个人动态,有的是渠道,何必通过微博呢?

  都什么年代了,还拘泥于140个字符干嘛。

  历史上,微博这玩意儿之所以经久不衰,无非是因为那些被这套系统绑走了的大V们,他们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粉丝,所以苦苦发福利挽留,怕自己的个人品牌无形资产贬值。

  而一个“N站个人空间”就有上亿人关注的大佬,还在乎那8000万微博粉丝不成?

  至于担心“有些人觉得N站low,或者纯粹不想再注册个账号,所以关掉微博后会失去这部分粉丝”,那是完全不必要的。

  不看冯见雄,是那些人的损失。其他看了的人民,获得了预测未来、趋吉避凶的偷跑优势。久而久之,不看冯见雄的人都混成了撸蛇,看的人都混成了温拿,那大家当然就乖乖看了。

  

章节目录

喷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浙东匹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浙东匹夫并收藏喷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