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万黄金”

老主薄打了个哆嗦,感觉到了震撼。

所有掌柜都惊呆了。

就连见多识广的唐媚,也陷入震惊。

媚氏商行成立多年,唐媚从无到有,成为这郡城女首富,那也不过积累了百万黄金而已。

可叶秋倒好,居然一个月之内,直接翻云覆雨,赚了足足千万黄金

这怎么可能!而且!这么多的钱财,叶秋居然拱手送人

“叶公子,陛下说了,他日你若去了镐京,大可以手持这一枚金牌,不需要经过通报,直接入宫觐见吾王。”

老太监大手一翻,将一枚金牌递给叶秋:“另外,你麾下的商行,将会直接被禁军护卫。”

“不是洒家吹牛,就算碧州牧敢对你下手,我镐京铁骑,三日之内,定让他毕家灭族!”x

说话之间,老太监的目光,一直冷冷的望向唐媚,似乎意有所指。x

只听的唐媚额头冒汗,再也没了和叶秋争雄之心。

碧州牧是唐媚的男人不假,但二人的交集,只是多年前,那一夜的缘分而已。

从此,二人再无交集!虽说碧州牧欣赏毕方,但这不代表着,碧州牧他会接受唐媚这个女人。

为了唐媚得罪镐京王族,碧州牧怎么可能如此!再说了!唐媚这些年,她所赚的钱,都和碧州牧没什么关系,只是扯虎皮而已!“公公,替我感谢大王,他日我若去镐京,定然入宫觐见。”

叶秋收起金牌,让人将一锭黄金递给老太监。

“此番我花国和拜月国结盟,陛下正愁如何让我花国的百姓,如何才能接受拜月国的猪肉,叶公子可是立下大功。”

收起黄金,心情大好的老太监,不禁目带笑意:“若非叶公子你没文位在身,陛下都想直接封官,”“陛下还说,这次封赏这是开胃菜,待公子他日去了镐京,自然前途无量,到时候,还望公子多多提携。”

“公公客气了,请。”

叶秋点点头。

老太监很快离去。

但这偌大的客厅内,却是全场死一般的沉寂。

那原本众人嘲讽的青年,此刻,却显得如此巍峨。

“我大哥精通兵法,算无疑算,便是黄金千万,亦能随手放弃。”

唐宁站在叶秋身旁,朗声大喝:“从今日起,我叶氏商行横压一州之地,尔等若是愿意追随,我大哥绝不计较前尘往事!”

嗡!这话一出,众掌柜骚动。

“我补充一句。”

叶秋轻轻喝茶,说道:“我知道你们之中,很多人的家产,都全部拿去买猪肉,可谓是血本无归,”“只要加入我叶氏钱不少。”

“另外,如今加入我叶氏,都可以得到原始股,成为我叶氏的股东合作人。”

“我叶紫阳做生意只是兴趣,志不在此,但我的生意,终究有一天,会遍布整个极西之地!”

嗡!这话一出,众人震动。

一个老掌柜,直接站起来:“叶公子,莫非您志在天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叶秋笑道。

“好!”

老掌柜激动说道:“就冲您这句话,我老王一家人的性命,愿全部托付给公子!”

“老王,你刚才不是还说,你年纪大了,不愿意离开郡城”

老主薄大怒。

“那是因为这一州之地太小,无法容纳王掌柜罢了。”

叶秋淡淡说道:“如昔日吕不韦般,将商会开遍天下,各位难道都不想”

“我愿追随公子!”

又有一个老掌柜,毫不犹豫的站起来。

“我等,皆愿追随公子!”

越来越多的掌柜,纷纷起身认主。

到最后,除了老主薄之外,就连郑屠都跪在了叶秋的面前。

“大哥算无疑算,如今媚氏一夜易主,那千万黄金虽送人,但却换来了一州的独家垄断猪肉,这后续利润他还能少”

唐宁一脸激动。

唐宁也没想到,叶秋用一万黄金起家,空手套白狼,一个月时间,就有了如今的成就。

这赚钱都是小事,主要是此事之后,叶紫阳这个名字,肯定会被朝堂所铭记。

老太监说的已经很直白了,一旦叶秋获得文位,那就会被吾王封官!能入宫面圣,当朝封官,这官能小x

如此一来,叶秋在唐家的地位,肯定立马不同。

连带着,唐宁和那一百个唐家子弟,都会咸鱼翻身!这太好了!至于叶秋的商行,用叶氏来命名,这其实也可以理解。

唐氏在镐京本就是望族,如果叶秋用唐氏的名义,反而会让大王不喜。

君王之道,那就是平衡之道!唐宁跟随外公黄鸿多年,他对这些潜规则,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理解。

也正是如此,唐宁对叶秋的佩服,也就越发之浓。

此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唐媚。

“士可杀,不可辱!”

老主薄站在唐媚身旁,目带激动。

“你若过来帮我,我维持你在商行的地位。”

叶秋淡淡说道。

“此事,绝无可能!”

老主薄大怒。

“这一州之地的生意,我依旧让你当主薄。”

叶秋再说。

“不行!”

老主薄越发愤怒。

“我保你平安,我是唐氏子弟,此役之后,吾王知道我的名字,若毕方敢对尔等出手,我灭他满门!”

叶秋淡淡说道。

声音不大,却蕴含雷霆。

只听的众人,无不震动。

如果在一炷香之前,众人都会觉得,叶秋这是在说笑话。

但局势已经逆转,叶秋这样说,他还真有可能做到。

“等我去镐京之后,会铺开全国商业版图,若这唐媚不服,我不介意说服大王,让碧州换个州牧。”

叶秋目带笑意:“便是这黄郡唐家的家主,若他真要于我为敌,以镐京本家对我的器重,他的下场,你们也可以想象!”

“至于毕方,他不过是靠碧州牧,靠唐家主,若他与我为敌,我让他生不如死!”

叶秋这些话,都说的极为淡然。

但却听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胆寒。

“拜见公子。”

老主薄忽然跪地,恭敬给叶秋磕头。

噗嗤!与此同时唐媚怒急攻心,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

章节目录

叶秋思欧阳雪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如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如龙并收藏叶秋思欧阳雪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