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自称东皇太一的人站在徐长青面前发泄挤压在心中多年的怨气时,徐长青却并没有反驳或者与之争论,而是用一种奇怪的视线打量着对方。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从太一充满怨气的语气和言词,徐长青不难听出他很显然也是徐从诫的分身之一,只是徐长青却一点都无法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任何一丝那种源自至亲血脉的亲切感,仿佛眼前之人是一个什么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一般。

徐长青的视线并没有任何遮掩,徐从诫和太一都有所察觉。对于这种带着一丝怀疑的审视视线,太一感到非常气恼,觉得受到了羞辱,正准备开口斥责,但却被徐从诫给拦住了,而徐从诫似乎能够明白徐长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太一也是分身之一,只不过和我们这些分身有些不一样。”徐从诫迈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中间,简单的解释道:“他的神魂和前世关联更大一些,和今生关联更小一些。”

徐从诫的解释很简单,仅仅只是透露了一些太一的大概情况,并没有说一些具体的内容,而且他似乎也并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解释。

徐长青没有追问,而是又打量了一下太一,然后才朝徐从诫疑问,道。“你的前世是东皇太一?”

徐从诫闻言些微一怔,脸上有些突兀的浮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仿佛徐长青的问题让他感到自惭羞愧。而太一则站出来,有些强词夺理一般说道:“难道只有前世是东皇太一的人才能用东皇太一这个称呼吗?我难道就不能叫东皇太一吗?要是我兴致来了,明天我就改名叫女娲氏,叫鸿钧氏。”

通过这段不怎么友好的接触,徐长青已经差不多摸清了太一的性格就是一个直来直去、脾气不太好的小孩,如果换了其他人,这样的性格肯定会被人厌恶,但放在实力高深、地位崇高的太一身上,这种性格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既然已经了解太一的性格,徐长青也没有绕圈子,直接了当的询问道:“听你刚才所言,你似乎对这股力量的来历和群山界的形成有些了解。”

太一虽然不喜欢徐长青,但在办正事的时候他也不会太过胡来,可他依然保持着对徐长青的排斥和怨气,用一种极为傲慢的语气,回答道:“了解不敢说,只是以前调查时收集到的一些资料,只是当时看到这些资料时,我们都认为不可能是真的,现在看来我们的判断错了,那些看似荒诞的资料或许才是事实。”

一旁的徐从诫担心徐长青因为太一的语气问题和他起争执,于是在太一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刻,立刻接过话茬,继续解释徐长青的问题道:“当初发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专门调查过这股力量的来历,只是收集的资料太多了,而且中各种荒诞的传说都有,很难分辨出真假,所以那些听上去就很荒诞的传说,我们就直接将其摒弃了。”

说着,他顿了顿,似乎在整理说词,然后继续道:“在那些荒诞的传说中有一个传说最为荒诞,这个传说说的是附庸天地的出现,传说之中提到创造礼天宫的古老神灵在荒原游走的时候,曾见到过元界,神灵感觉到元界很特殊,决定按照元界的样子创造一些世界。只是想要创造出类似元界的世界非常困难,哪怕那位古老神灵也无法做到,最终直到那古老神灵死亡,也没有能够成功,只留下了一些残次品。后来执掌礼天宫的神灵们找到了这些残次品,将它们一一放在了礼天宫主天地的周围,成为了礼天宫的附庸天地。”

“听起来的确很荒诞。”徐长青承认自己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自己的血液在那股力量中产生出的各种变化,恐怕也不会认为这股力量和世俗人间有那么深的联系,更不会认为这个关于附庸天地的传闻是真的。

只是,随后徐长青又问道:“既然群山界存在这样一种力量,那么其他……”

“没有。”太一冷淡的回应道:“我派人在其他附庸天地找过了,再也没有发现类似的力量,群山界这股力量是独一无二的。”说着话,便看到他走到了寒潭边上,抬手从手指尖逼出一滴金色血液,不经任何处理,便投入到了那股力量中,同时极其自傲的说道:“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就只见,那滴金色血液飞入到了那股力量之中,和其他物体一样受到了力量内时间、空间之力影响定在了空中,跟着又被造化之力转化成了一股带着明显洪荒气息的金色灵气。而之后的变化和徐长青之前所见的情况都有所不同,那股金色灵气不但没有落入寒潭之中,被寒潭灵液同化,也没有散逸于外,和此界天地灵气融合,而是在飞出那股力量的影响范围后,自动的飞了回来,融入到了太一体内。

一旁的徐长青在感应到了那股金色灵气融入到太一体内之后,太一身上那股强烈的气息闪现了一下,同时那股力量中的先天元胎也仿佛产生一丝波动,只是这一丝波动闪过的时间太快,气息也太模糊,让徐长青无法确定自己刚才到底是真的感觉到了,还是一种错觉。

只是这一刻,徐长青的心思也没有在先天元胎身上,而是在眼前的东皇太一身上。刚才太一的举动让他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从太一这个徐从诫分身身上感到任何至亲血脉,为什么太一在徐从诫的众多分身之中又如此特殊。

“你一直都在利用这股力量提纯分身的神灵血脉?”徐长青直白的问道。

徐从诫不太好说的事情,太一却没有半点顾虑,点头承认道:“是的。”

虽然只是简单的询问和回答,但徐长青却很清楚太一的做法不仅仅只是提纯分身体内的神灵血脉那么简单,他恐怕还借着提纯血脉的机会,减弱徐从诫血脉中属于徐长青的那部分联系,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一种情况。

太一的做法让徐长青感到有些不悦,甚至可以说是恼火,但他却也自问没有资格指责什么,他隐隐感觉到徐从诫应该是将对自己最怨恨的那一部分情绪放在了太一身上,这才使得太一不惜任何手段也要脱离与他的联系。

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的徐长青将情绪上的那种不快暂时压下,回到正题,道:“你现在身上的神灵血脉可是源自东皇太一?”

“不是。”太一摇摇头,又话锋一转,道:“是太古金乌。”

听到太一所言,徐长青也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凉气,再次打量了一下太一,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和惊讶。

虽然东皇太一一直都以先天第一只金乌自居,但徐长青却能够从镇元子的残缺记忆中知道,先天第一只金乌并非太一,只是因为太一这个上个天地幸存者夺了先天第一只金乌的机缘,最终成就了后来的东皇太一,而那先天第一只金乌则流落洪荒开辟了太古金乌一族。

也正因为如此,太古金乌一族一直以来和东皇太一一脉的金乌族群的关系都是水火不相容的死敌,只是太古金乌一族的数量实在稀少,哪怕是全盛时期也不到七只,剩下的大多都只是拥有金乌血脉的杂血族群,比如先天火鸦等等,所以太古金乌一族一直都被东皇太一打压着。

直到太古洪荒第一次大劫劫起之时,太古金乌一族受到太古龙族鼓动,加上东皇太一的金乌族群因为和洪荒先天生灵中的大能发生冲突死伤惨重,它们便顺势而起,和东皇太一的金乌一族正面交锋。

虽然一开始太古金乌一族占据上风,可随着先天神祗站稳脚跟,太古龙族遭受重创,它们的优势也荡然无存,被东皇太一领着人一路追杀,直到彻底灭族为止。只不过,在太古金乌一族灭族的同时,东皇太一开创的金乌神族也同样被灭族了,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活着。

在第一次洪荒大劫后,盘古氏融入洪荒、鸿钧氏退隐紫霄宫、女娲氏被迫轮回,先天神祗的实际掌权者就落在了东皇太一身上,也正因如此被东皇太一憎恨的太古金乌一族自然也就成了禁忌般的存在,所有和太古金乌一族有关的事物都被彻底销毁,所以现在能够有太古金乌的血脉存留下来,实属不易。

在惊讶之余,徐长青又皱了皱眉头,道:“以你的血脉只要修炼下去,成就未必会弱于先天神祗,为何要冒险呢?”

“时间太长了!”太一沉声道:“我既然能够有机会一步登天,又何必在苦修千万年呢?当初东皇太一抢了太古金乌的机缘,现在这个先天元胎未必不是这三界大道补偿给太古金乌的,否则的话,为何我血液中的太古金乌血脉能够被这股力量提纯出来呢?”

虽然太一说得有些强词夺理,但听起来却也未尝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特别是刚才太一和先天元胎那一丝无法确认的共鸣联系,更是让徐长青找不到任何说辞来反驳,而且徐长青内心似乎也并不想继续劝说太一。

章节目录

九流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九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城君并收藏九流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