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见斗大佬大着个肚子,眼里全是势力光,心里闪过浓浓的厌恶之色,这个老不死的,昨天救了他女儿的事,不会转眼忘了吧。

“哟,斗村长,你今儿这么早?”王小川虽然对斗大佬很不满意,但还不至于就表露在脸上。

“当官这么些年,为了村里的发展,习惯了。”斗大佬走进诊所边,打量了一下忙碌的四名男子,“小川,你这是要改,还是要盖啊?”

王小川见斗大佬一嘴官腔,丝毫不提感恩的事,心里凉了半截,“改啥呀,我这诊所和我这医术,大家都知道的,混不下去了,打算把木料拆了,拿去卖个路费钱,出去打工算了。”

斗大佬人老成精,他怎么不知道王小川是挤兑自己,不过,怎么说王小川也救了女儿一命,再说这小子医术真是神了,老子下半身的性福,还得指望他呢。

“你这小子,真会说笑,上次你医好宋老板的女儿,他没少给你好处吧。”斗大佬说到这,面色突然有些尴尬。

是啊,人家看病给钱,自家女儿被他从鬼门关拉回来,连句谢谢都没有。

斗大佬忽然明白为什么王小川态度这么冷淡了,咳嗽一声继续说道:“说起来,一凤的病,我真得好好谢谢你,唉,都怪我,昨天乡上来了不少干部,怠慢了你……小川,你看,这诊所,你要是扩建啥的,尽管干,手续叔帮你弄好。”

“那我真是要谢谢你了。”王小川听斗大佬这话,心里更是对他鄙视到了极点,有权势的就是爷,就差去跪舔了,怪不得能把女人都送给别人。

斗大佬见王小川不给自己面子,老脸有些挂不住,不过,一想到晚上陈娟那幽怨的脸蛋儿,斗大佬将心一横,“小川啊,中午我和乡里的干部有一个会议,他们的意思呢,是要把村委会那栋老房子给改成村卫生所,要不,你跟叔一道去?”

王小川正要拒绝,又听斗大佬说道:“我和刘定远关系好,没准,你能当上卫生所的一把手……”

“那成,我忙完这里,就和你去。”王小川之所以答应,是因为那天和陈娟在她家厨房里听见了斗村长求婆娘卖屁股的事,昨天又听斗一叶说,这刘定远看上了她,王小川可不想刚夯过的女人,就被别人摁倒在床上。

斗大佬其实有一点没告诉王小川,他之所以一改对王小川的热情,是因为刘定远知道了王小川医术高明,也想看一个病,至于什么病,他没给斗大佬说。

斗大佬的靠山就是刘定远,他能不尽心尽力,所以,他见王小川还要呆在诊所,索性说道:“你娟婶已经在做饭了,你还没吃的吧,正好,到我家吃了饭,时间也差不多了。”

“可我这几个兄弟,给我干活……”

“一并去吃吧。”斗大佬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答应了。

这四名干活的,也就随便吃了一点饭,一听王小川还惦着,不由对王小川投来感激的目光,心想,这活得好好干才行。

坐上斗大佬的轿车,两三分钟后,就来到了斗村长家的高墙深院里,其实王小川的诊所离斗村长家近得很,不过,斗村长刚买了轿车,喜欢开着嘚瑟。

“娟儿啊,多做几份菜,多下点米。”斗大佬招呼王小川几人进屋坐。

四名工人有些拘束,见斗大佬家房子明晃晃的,只好坐在院子。

“哟,一凤,家里来客人了,快别打扮了,出来看看,你的恩人王小川来了。”斗一叶从二楼梯子上下来,好似刚起床的样子,头发还没梳理,衣服也还没穿戴整齐,胸口蓬松松,胀鼓鼓的,她那一双含着春意的眸子,正打量着王小川的下面,昨天在清风岗的事,可是让她解了渴。

斗一叶可是一个经历过事情的女人,她一点也没表现出,和王小川有一腿的样子。

“姐,我洗头呢……马上就出来,你帮忙招呼着……”

楼上传来斗一凤清脆的声音,斗一叶偷偷给王小川丢了个媚眼,晃荡着屁股,进屋提着一茶壶,给王小川倒了一杯热茶,递给王小川的时候,低声说道:“我爹是不是也叫你去乡里,小川,咱两都那个了,我可不想和别的男人那啥……”

“那得看你的表现喽。”王小川偷袭了一下斗一叶的屁股,“他们是给我干活的工人,去,给他们倒茶。”

“你……”斗一叶眉颜一皱一展,“现在我听你的,下次去毒的时候,你得听我的……”

“真是骚啊!”王小川见斗一叶晃荡着翘臀,给四名工人倒水,这四人受宠若惊,连声称谢。

王小川眼里盯着斗一叶的翘臀,端起热茶就要喝水,这时候,刚起床斗一清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呵欠,直直的就冲王小川身上撞来。

“啊……”王小川的热茶,被斗一清一撞,一下翻倒在她的V胸沟里。

王小川听得惊叫,回过神来,顿时愣住,“没烫着你吧,我帮你擦擦!”

王小川伸出手,就往斗一清的胸口抹去,这一抹……王小川的手心就捂住了斗一清没来得及穿胸罩的大馒头!

“额!好热,好烫!”王小川身子正好挡住了院子里工人的视线,处于一个死角,肆无忌惮地揉搓着斗一清的酥胸。

斗一清出门撞见王小川,就像遇见了命里的克星一般,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前天晚上,被王小川堵在洗澡间被推倒那销魂的一幕幕!

“不要!”斗一清身体一抖,向后退去,她往日的高傲与清高,在这一刻,全然无用。

“呸……不要脸!”正当王小川在享受着手心的酥软细滑时,楼上传来了斗一凤的声音,王小川还没反应过来,楼上就哗啦一声,一盆洗头水,倒了下来!

“啊!”最后关头,王小川感觉到头上有异状,身体出奇的快,一下闪开了去,一盆水,反而浇了斗一清个通透!

“啊……噗!”斗一清嘴里都倒满了洗头水,“一凤,你搞什么!”

“二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楼上的斗一凤脚一蹬,她明明看见王小川在占二姐的便宜,就把水泼了下去,不知王小川是怎么躲过的。

“你们搞什么?”斗大佬从厨房出来,见一地是水,斗一清满身是水,一脸糊涂。

“爸……一凤她……”斗一清想说斗一凤的坏话,却被王小川接了过去,“哦,一凤不小心打翻了盆,洒了下来,一清,你没事吧,快去换衣服,别感冒了……”

“哼!”斗一清是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她见老斗对一凤实在好得过分,心里很不平衡,如今自己被泼了一盆洗发水,却只能吃个闷亏,心里却只好把这个仇,算到王小川身上了。

“你们聊着,我去买两瓶酒。”斗大佬信以为真,转身开车去买酒了,家里不是没酒,而是他舍不得用好酒来招待跟着王小川来的四名工人,斗大佬的精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斗一清进屋换衣服去了,斗一凤跑下楼来,怒瞪了王小川一眼,也跟着进屋,去给斗一清解释。

“这妞,我还以为变温柔了呢。”王小川心里怅然若失,不过,斗一凤又恢复了她那外表野蛮,内心善良的性格,激起了王小川的征服欲望。

这时候,斗一叶提着个茶壶,凑到王小川跟前,抛了个媚眼“行啊,小川……我们家姐妹,你是不是都有想法啊……不过,一清和一凤,可都不是好欺负的……嘻,所以,你还是来欺负我吧!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我擦!王小川心里一荡,下面支起了个小帐篷,挑衅,这是红果果的挑衅啊,不过,我喜欢!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