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的苏格兰,正是阳光明媚、绿草如荫的好时节,霍格沃兹的小动物们,在终于结束了各自的期末考试和巫师等级考试后,彻底抛开了顾虑,四处撒欢着嬉闹玩耍。

其实自从四个月前,从预言家日报和他们伟大的白巫师口中得知,曾经笼罩在魔法界的恐怖阴云彻底消散后,魔法界陷入沸腾般的喜庆时,他们也曾经如此过,只是因为感触不深,没有成年巫师那么激动而已。

这一次就不一样了,他们马上迎来又一个暑期长假,甚至在放假前,还能观看异常举世瞩目的三强争霸赛的决赛。而且魔法部长卢修斯·马尔福和邓布利多校长已经宣布,会邀请他们的家长前来霍格沃兹一起观看决赛,这让所有的小动物们,尤其是出生麻瓜界的小巫师们,欢呼不已。

他们生活在这个雄伟壮观的城堡,早就想让自己的亲人,亲眼看看自己学习生活了七年的地方了。

这天一大早,兴高采烈的小巫师们,已经拉着各自的亲人,准备进行霍格沃兹城堡一日游,反正决赛要到晚上,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

赫敏的父母都是麻瓜,此时也来到了霍格沃兹,和热情的韦斯莱一家聚在一起,亚瑟因为对麻瓜界浓郁的好奇心,不停的盘问着在他眼里都十分有趣的器具。

“罗恩,你爸爸好奇心好重啊?”赫敏看自己父亲一脸苦笑,从天上的飞机,到水里的游船、从外面的公用电话亭到家里的普通家电,他都要问清楚原理,她的父亲只是牙医,就是科学家,也不可能统统都知道呀。

罗恩挠挠头,脸色微微泛红,有点说不出话来。

“罗恩,赫敏!”哈利欢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罗恩连忙抬头,看到哈利正站在西里斯、卢平以及另一对夫妇中间,连忙招手,也方便自己摆脱尴尬的处境。

“哦,爸爸,这是哈利,你还记得吗,他今晚也要参加比赛的。”赫敏看到自己老爸脸色越来越尴尬,勇敢的挺身而出,拉着自己父亲迎了上去。

亚瑟则被莫莉在身后狠狠的掐了一把,终于收敛了好奇心。

“马尔福夫人?”罗恩发出一声怪叫,随后立即捂嘴,脸色红的就像自己的头发一样,对着现在的伊夫夫人纳西莎连连抱歉。“对不起,对不起。”

现在魔法界,谁不知道纳西莎真正嫁的,是德国贵族内维尔·伊夫,和卢修斯之间以前也只是迫形势所迫、有名无实罢了。只是这四个月来,纳西莎从未出现在英国魔法界,以至于罗恩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莫莉见小儿子丢人,只是捂嘴笑了会,然后走上前大方的行礼,含笑的双眼看向正被纳西莎抱着的同样睁着眼看他的布拉德利·伊夫,金发蓝眼的小婴儿还不足周岁,正是好奇的时候。

“伊夫夫人,好久不见。哦,这孩子一点也不怕生。”她兴趣盎然的开口。以前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隔阂,早在战前就已经消融了,而随着伏地魔的死亡和食死徒势力的土崩瓦解,巫师们对于斯莱特林反而平添了几分好奇。

原因就在于马尔福的当代家主,曾经公认的伏地魔左右手卢修斯·马尔福,居然有一个混血出生的同□人西弗勒斯·斯内普,甚至在不得不屈服在强大武力的压迫下时,也至死不渝的坚持着。

简直就是一出活生生的麻雀变凤凰的戏码。更不要说这位西弗勒斯·斯内普同样不是一个简单地,从只是贫穷、混血的斯莱特林,到最年轻的斯莱特林院长、最年轻的魔药大师,再到传承千年的普林斯家族当代家主,真是传奇般的人生。

其实预言家日报里,并没有对两人事迹的详细报道,只是简单的陈述了卢修斯·马尔福和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真正夫夫关系,他们孕育了两个孩子的事实,以及他们在战争胜利中所起到的决定性的作用。

可就是因为太过简单了,反而给了人们无限遐想的空间,想想战火纷飞的年代,两个彼此依靠的青年,不得不屈服在强大的武力下,却又为了自己的爱情不断的与命运抗争着,从步步为营到最后的取胜,简直可以谱一曲千年绝唱了。

这让大部分的巫师有种在看梦幻般童话故事一般的经历,也因此颠覆了他们眼中曾经的高傲冷漠的斯莱特林大贵族的形象,虽然那也是事实,不过爱好一切美好事物的女巫们,都因此将他们一一美化,而她们的丈夫虽然对此嗤之以鼻,却又不得不对那两个故事的主角佩服万分。

不是什么人都有勇气对抗神秘人,瞧,现在还有不少人不敢直呼他的名字;不是什么人都敢跪倒在伏地魔脚下时还坚持着自己的道路,更没有几个人敢于算计伏地魔,将他引入绝杀之地并将之击杀。

也因此,魔法界对于斯莱特林的态度,并没有因为伏地魔的倒台和食死徒的覆灭,而转变成排挤,当然现在的魔法部长就是一个斯莱特林,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亚瑟·韦斯莱现在看到纳西莎时,也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也就不足为奇。作为和卢修斯·马尔福当街打架的当事人之一,他对卢修斯·马尔福也许是最复杂的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学生时代起就是死对头了。

“妈妈!”

纳西莎看到韦斯莱一家迥异的神态,刚想开口招呼,却又听到她疼之入骨的德拉科的叫喊,连忙循声望去,就在不远处,神采奕奕的德拉科,正抱着一个小婴儿对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卢修斯和西弗勒斯并肩站在他的身后。

“哦,你们好,对不起,我先过去一下。”纳西莎一手抱着儿子,对着内维尔示意,两人一起迎了上去,她甚至都没对她的堂弟招呼一声。

西里斯神情漠然的看着不远处亲密的一家四口,如果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难过,经过了四个月的时间沉淀,他已经明白了,只是,一切都晚了,他很早以前,或许是在他选择成为一个格兰芬多,就失去了机会。

西里斯看向因为德拉科的出现而显得十分喜悦的教子,眸光闪了闪。哈利和德拉科这几个月来感情进展很顺利,那一场死亡的冒险,似乎真正打动了德拉科,面对着哈利的热烈追逐,德拉科都没有做出明确的拒绝,其实这在斯莱特林来说,已经是一种肯定了吧。

只是这对西里斯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他不想远离唯一的教子,因为他想要看着这个从小孤苦无依的教子可以生活的很幸福,可是同时,他又不想看到代表着那对夫夫爱的结晶的德拉科·马尔福,就像是在随时提醒他,他曾经错过了怎样的珍宝。

以他和西弗勒斯的关系,甚至连朋友都不能做,在地窖蛇王的眼里,恐怕连卢修斯脚下的一点尘土都比他强多了。

哈利担忧的看了看西里斯,眼里有点犹豫。战争结束以后的这几个月来,西里斯都住在霍格沃兹,他的每一个变化、每一份痛苦,都落在他的眼里,哈利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自己的感情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更不要说他也没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去劝说西里斯。

哈利将希冀的眼睛转向卢平,却惊讶的发现他正不着痕迹的躲避着,抬眼一看,作为维护治安被安排进来的傲罗尼法朵拉·康克思,正雀跃着跑来。

哈利眨了眨眼,决定就此放弃,长辈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西里斯既然不可能有希望,还不如交给时间。他看向正要离开的德拉科,对着他和那个有着黑玛瑙般美丽眼睛的小婴儿连忙微笑着挥手。

自从大战结束那天斯内普教授将她抱出来以后,这四个月来,德拉科可是经常带着莎莉小公主在霍格沃兹行走,让一众小巫师大饱眼福,看起来小巧精致的婴儿,如今已经能看出来,五官与马尔福父子如出一辙,嫣然的小嘴不时的翘起,见人就带三分笑意,与她强悍冷硬的父亲截然不同,唯独那双眼睛,清澈圆润,异常漂亮。

也因此,一些大胆的小巫师,仔细的观察魔药大师那双深邃锐利的黑眸,虽然被喷洒了无数的毒液,不过在看到魔药教授眉眼柔和的抱着莎莉的时候,也是大呼值得。

哈利很喜欢莎莉,而且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是德拉科所认识的人中,最得莎莉喜欢的一个。这让他有点小得意,觉得一切是这么的美好。

“哦,哈利,莎莉可真喜欢你,看,她好像看到你了。”赫敏的声音带着几分羡慕。要知道她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斯内普教授的女儿啊,在刚刚结束了一场凶险的战斗后,任谁看到这么一个纯粹柔软的小东西,都会一眼喜欢上的,可是很显然,莎莉小公主虽然见人就笑,却不是谁都让抱的,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哈利和庞弗雷夫人可以抱到她。

另一侧,话题主角所在的小团体中,他们也正议论着此事。德拉科温柔却也牢固的抱紧莎莉,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蹦出自己怀里。“哦,莎莉,我们现在可不去找哈利。”

纳西莎不时的捂嘴轻笑,对于德拉科的能干大加赞许。“小龙真是越来越懂事了,上次见面,可是连抱一下布拉德利都不敢的。不过莎莉很喜欢哈利吗,看她还在找他?”

德拉科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纳西莎一脸了然的微笑:“当然,别以为那么小的婴儿不懂事,他们是最能感受他人心思的,哈利心思纯善,身上的气息也足够干净,自然会得莎莉喜欢。”

德拉科听完,状似随意的转头看向卢修斯,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他眸光闪烁了下,冲着卢修斯笑了笑,抱着莎莉的手向上抬了抬。

一旁的西弗勒斯看着父子俩的互动,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回到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纳西莎将怀中的布拉德利放在柔软的地毯上,任由他在地上爬行,德拉科也蹲□让莎莉趴下,看着她的小身子不断地扭动着,却因为爬不过布拉德利而咿咿呀呀的叫着,大大的眼睛瞪着在她前面扭屁股的布拉德利,见他根本不理会她,小脑袋高高的抬起,四处转动着,见德拉科就蹲在她身边,嘟起小嘴巴,努力的向着德拉科爬去,因为一直啊啊的叫着,嘴角晶莹的液体蜿蜒而下,等她扑到德拉科脚边,全都涂在了德拉科的裤管。

看着德拉科顾不得他从来纤尘不染的服饰上那一点明显的脏污,一脸无奈的拿出绵软的手帕为她擦拭嘴角,看到莎莉一把抓住他的一根手指,送进自己嘴里开始磨牙,连忙召唤出她的专属磨牙棒,飞快的替换掉,然后为她调整好姿势,免得她趴得不舒服,动作流利舒畅,就像做过千百遍,纳西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可从没想过,德拉科会如此的宠爱自己的妹妹,这个哥哥做的,还真是不错。

她看了看卢修斯和西弗勒斯,他们只是坐在一起看向莎莉和德拉科,周围萦绕着的温馨任谁也无法插入。想起刚才注意到的、自家愚蠢的堂弟眼中的黯然,纳西莎不由暗自叹息,西里斯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机会,别说他之前懵懂间没有发现,就是发现了也是一样,又何必如此自我折磨。

“西弗勒斯,莎莉和布拉德利才差四个多月,有没有考虑过两家联姻呢?”纳西莎看着已经坐在德拉科怀里磨牙的莎莉,小丫头长相精致,出生高贵,将来的教养指定也不差,如果他们家的布拉德利可以娶到她,也是一件极美的事情了。

而且失去让娜始终是她的一个心结,所以看到小女巫她都是十分的喜欢,甚至还矛盾着布拉德利可惜是男孩,不过想想如果有个儿媳妇当女儿养在身边,也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话音刚落,就见卢修斯和德拉科脸色大变。“那怎么可以!”父子俩有志一同的叫了出来。

卢修斯顾不得贵族风范,狠狠瞪向正在拉着伊夫的巫师袍向上爬的布拉德利,德拉科甚至还将小莎莉往自己怀里塞了一下,遮挡住纳西莎的视线。

纳西莎张大嘴失态的看着两人的表现,西弗勒斯和伊夫却是一下就笑了出来。

“咳咳咳,妈妈,他们只能算兄妹,我的小莎莉,才不要这么早定出去呢!”德拉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要不是对方是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妈妈,他一定更加的气急败坏。

纳西莎忽然想起,莎莉似乎是两百多年来唯一的小公主,看来要娶走她,和剜他们心肝也没什么区别,想必将来小公主的丈夫,一定要像屠龙的骑士一样勇敢的。

她瞥了眼自己儿子的小身板,对上丈夫含笑的眼睛,又看了看满脸戒备的马尔福父子,深觉自己不该提起这个话题,不然青梅竹马,该是多好的机会呀。纳西莎兀自扼腕。

不过,纳西莎看了眼不给面子的养子,之前还那么亲热的叫着布拉德利弟弟,现在看他的样子,就像个守护公主的恶龙一般,蓝色的眼睛慢慢眯起。

“的确,小莎莉太小了。”她点了点头,看来德拉科松了口气的神情,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德拉科你不小了啊,说起来这段时间你给我写信,通篇除了可爱的小莎莉,就是哈利·波特怎样怎样,这是喜欢上了?”

“妈妈!”德拉科白皙精致的脸颊瞬间涨红,他可没想到纳西莎转眼就出卖他,向来自信飞扬的眼睛躲躲闪闪,就是不敢对上在坐的四位亲人。

“好了,已经是用餐时间了,一起去霍格沃兹礼堂吧?”西弗勒斯忽然插口,为自己爱子转移窘境,“内维尔也有二十年,没有回过霍格沃兹了吧?”

伊夫优雅的起身,温文尔雅的点头。“的确如此,说起来,也有点怀念霍格沃兹家养小精灵的手艺,想必南瓜汁还是没有变吧?”

“的确如此,也许再过几百年也不会变了,这可是霍格沃兹的特色。”卢修斯含笑,转身走到德拉科面前,看着略显不安的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将见到Papa而更加高兴的莎莉抱入怀中。

“记住爸爸以前说过的,走吧。”说完,率先离开了办公室。

德拉科一怔,若有所思的看着卢修斯高大的背影。

“你应该知道,我们只认定你选择的。”西弗勒斯悄然的来到他的身边,如天鹅绒般柔滑性感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切和安抚。

德拉科恍然的抬头,原来,一直是他不够坚定吗?“嗯!”他用力的点头,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

当夜晚降临,德拉科和哈利在迷宫中央的冠军杯旁相遇,看着同样略显狼狈的哈利,德拉科抽出魔杖,稳稳的指向哈利:“让我认可你,我就接受你,成为我的伴侣。”

哈利一怔,受德拉科气势的影响,他也抬起魔杖,碧绿的眸子满是战意。“怎么认可?”

“和我并肩,我不需要附庸!”德拉科一脸骄傲的抬头。

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战况如何,但是,当决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放置着三强冠军奖杯的高台上,站着两个形容狼狈、却又傲然挺立的霍格沃兹小勇士。

西弗勒斯坐在主席台上,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人,忍不住的扭头看向神情莫测的卢修斯。

“你会遗憾吗?”

卢修斯笑了笑,眼里盈满了温柔和赞许,伸手握住西弗勒斯。“不,我只高兴,他真正长大了。”

其实从邓布利多的冥想盆看到哈利的决定,又在波特夫妇的墓碑听到他的那席话,他就不再排斥哈利·波特了,一个愿意为了守护他的孩子而自愿牺牲的人,他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再说哈利作为布莱克和波特家的继承人,还有西弗勒斯的魔力提升药剂,根本不用担心他配不上德拉科。

而早在德拉科崩溃的扑向哈利·波特,他就知道,德拉科已经陷进去了,之后他做出的不喜哈利·波特的姿态,也只是想要看看,德拉科的决心而已。将来的世界,会由德拉科和哈利自己去创造。

他侧头看向西弗勒斯怀中的莎莉,小公主才是他要守护的,哼,他倒要看看,哪个小子有这个能力,娶走马尔福的最珍贵的掌上明珠。

西弗勒斯注意到卢修斯眼里的异样,想起这对父子在办公室的表现,不由抿起唇,黑曜石般的眸子溢满了幸福。看到已经走上前来的德拉科和哈利,他站起身,与卢修斯一起准备迎接他们的孩子。

卢修斯无意识的扭头,正好看到西弗勒斯异常柔和的神情,眼里闪耀的神采让他呼吸一滞,余光看到坚定的向他走来的德拉科,忽然觉得,过去经历过再多的磨难,也许,都是为了让他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过往的阴云早已消散,未来,就是再有波折,也无所畏惧。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就都完结了,赶在了6月最后一天,好危险,O(n_n)O哈哈~,第116添加了完整版,喜欢看的看看吧。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