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帝叫天子,是上天之子龙的化身,是代天之名统治世间的,又叫真龙天子。

所以只有皇帝的旗号为龙,只有皇帝有资格穿龙袍。

大明以火德而兴,火龙正是大明图腾信仰。

朱由校不是龙吟计划知情者,他是被这件事惊到了,也像正常人的反应一样不信,但听闻有数十万军民看见,他惊疑不定,火龙现世,还有这操作?皇帝就是真龙天子,别人信这一套,但是他自己知道,这是一个屁话。

什么真龙天子!还不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吃饭睡觉拉屎,能当上皇帝,只因为生在皇家,如果是天子,父皇为什么当皇帝才二十九天就死了?蒙古人皇帝是不是天子?宋徽宗和宋钦宗是不是天子!但谁人家的真龙天子会这么受人折辱?

别人信这一套,他心里倍儿明,忽悠得了别人,可是忽悠不了他。

历史上有过几位据说是真龙天子的皇帝,汉高祖刘邦母亲梦见与神相遇,天上电闪雷鸣,有蛟龙在天上,遂有孕,生下刘邦。《史记·高祖本纪》:“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刘邦左腿上有72颗黑痣,《史记·高祖本纪》:“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朱由校在书上看到此处,左股有七十二黑子,只怕是病变了,得丑成什么样子?

又有隋文帝杨坚,杨坚出生时紫气充满院子,出生后头上长角,身上长鳞,手心上写个“王”字。

《隋书·高祖本纪》:“皇妣吕氏,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高祖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有尼来自河东,谓皇妣曰:‘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于俗间处之。’尼将高祖舍于别馆,躬自抚养。

皇妣尝抱高祖,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皇妣大骇,坠高祖于地。尼自外入见曰:已惊我儿,致令晚得天下。为人龙颔,额上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唐太宗李世民,李世民出生时有两条龙在门外游戏,三天后才离开。《旧唐书·太宗本纪》:“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讳世民,高祖第二子也。母曰太穆顺圣皇后窦氏。隋开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生于武功之别馆。时有二龙戏于馆门之外,三日而去。”

有两条龙在门口,这蛋扯的,偏生更诡异的是,门口有两条龙,却没有什么人看见,这是陇氏李家呀?五宗七姓中的李家呀!

这些正史上言之凿凿的事,朱由校敢与他们赌剁屌,这是他们得势之后神化自己而说的,反正看见的人不多,他们又是皇帝,怎么说都行啦!除非史书上有写明,他们是不吃饭睡觉拉屎,他这便信了,要不然还是凡人一个。

朱由校道:“火龙现世!这是米提督整出来的好事吧?”

魏忠贤心里道:“皇上圣明!”他说道:“维新在南边打仗呢?他还有三头六臂不成?”

朱由校道:“还有他东厂和锦衣卫办不成的事?”

魏忠贤道:“这火龙十余丈,在天上飞,厂卫有这能耐,早就飞天了。”

朱由校看见魏忠贤言之凿凿,他一怔:“你真不是来开玩笑的?”

魏忠贤道:“奴婢有几个脑袋,敢深夜来开皇上的玩笑?现在满城的百姓都看见了,皇上呀!这可不是史书上那些神迹,只有一两个人看见,这是京城十几万百姓都看见了,现在满城百姓都在议论纷纷。”

朱由校道:“这么说,朕还真是真龙天子?”

魏忠贤道:“谁敢说不是,我请斩之。”

朱由校道:“此事过于离奇谎诞,待会上朝之后,再听听大伙怎么说?”

今天早朝,像是过节一样热闹,大臣们都满脸喜色,都在不约而同讨论火龙现世之事,朝拜之后,立即有钦天监上具奏本:“今早子时四刻,天文台夜观天相,发现城北火龙现世,绕城飞至南门,消失于夜空之中,神龙现世,大明当兴,恭喜皇上,太平盛世将至!”

朱由校道:“竟然有此事?”

黄门郎道:“庆陵镇守太监王好问、卫指挥谢尔雅、大匠黄守护有本奏,在子时一刻,庆陵……”

“北安门镇守副将农文超有本奏,子时二刻神龙……。”

“南安门镇守副将李方有本奏,子时三刻神龙现于南门附近……。”

东厂掌刑千户李铁也上报:“全城百姓在议论子时神龙现世之事,见者言之凿凿,不似有假!”

京兆尹李思恭也道:“京兆府也接到数十宗关于看见火龙现世的报告。”

朱由校道:“难道这是真的,叶先生,您乃饱学之士,对此有何见解?”

叶向高道:“神龙现世,只见于史书中的传闻,莫不是一二人见之,但这一次万人相见,众目睽睽,不似有假,与史书上的传闻,又有不同。”

刘一燝也道:“昨夜臣也被惊醒,然后翻阅了不少史书,确是如此,现在是满城百姓看见,庆陵、北门、南门、钦天监都有人看见,绝无作虚假,神龙子时一刻出现在庆陵,这是说,神龙由是在庆陵出现的,此乃绝佳是祥瑞呀!皇上。”

“庆陵!”朱由校鸡动了,坟山风火,谁人不信?那个皇帝死,不花上一二百万两银子,将自已的陵墓搞得风光体面,另有,皇帝都是登基之后就大兴土木搞陵墓的,他们就是怕后世子孙省钱,不肯认真搞,只有自己搞,才能给自己搞一个舒服的合适的,令自己满意的陵墓,这事,历代帝皇都不会假手于人,朱由校也信这一套,开始让人觅一风水佳穴了。

祖坟冒青烟,这是了不得的大事,现在祖坟冒神龙,朕牛逼了去。

朱由校小心翼翼问叶向高:“庆陵有真龙,这是必然的,先帝就是真龙天子,但这真龙飞走,这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龙脉转移了?”

大伙儿一惊,火龙现世,大明属火得火德以兴,这必是属于大明的祥瑞无疑,大伙儿都高兴,盛世将至,但皇帝这么一解读,火龙飞走了,这么怎说?

皇帝这么一说,大伙儿又愁上心头了,这该如何是好呢?火龙由庆陵飞走,龙脉转移,这理由好象也说得通,这么一说,中和殿上顿时蒙上一阴影。

龙脉转移,这可是天大的事,轻则迁都以就,重则国破家亡呀。

大伙儿这么一想,问题就严重了,大家都脸色不自然,搞了半天,总不会是隔壁娶亲--替人高兴吧。

叶向高这个人,据说精通风水术数,他说道:“火龙出于庆陵,乃是源自祖陵,绕城而过,是为守护,消失于夜空,定是得道回天庭,只要在我大明之内,便是龙在大明,永保天下。”

朱由校却是不爽,说道:“也有可能龙入他家。”这句话有些诛心了,不过这一话题确是皇家禁忌,龙之逆麟,触之必死。

叶向高嗫嚅道:“这?”

朱由校脸一沉,喝道:“东厂掌刑官何在?”

李铁道:“臣在!”

朱由校道:“查,一查到底,火龙由何处而出?由何处而失。”

李铁道:“喏!”

本来一件大喜事,让皇帝这么一解读,确是另有他意,火龙在庆陵便可,缘何冒出,飞往别处?悲观的想法是火龙不再庇佑朱家了,而是别寻他处,改归他人家了。

许多大臣顿时有些不快和悻悻然,东厂缇骑一出,难道又要掀起一次腥风血雨不成?不少人为之忧心。

满城百姓为之兴奋,纷纷讨论这一盛事,但是在皇城之中,他们却是愁云密布。

皇帝呀!天威难测,他有了猜忌之心,谁也不好搞了,不释君之疑,必招君之噬,伴君如伴虎,不是开玩笑的。

本来有许多官员,都写好奏折,上表具贺,但是都不敢交了,就怕触了霉头。

魏忠贤在汪文言耳边低声道:“会不会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汪文言道:“公公放心,自有后招,咱们忠于皇上,忠于大明,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魏忠贤道:“应该让皇上知道,他有知情权,皇上知情,定会配合。”

汪文言道:“君无戏言,皇上不能说诳语,魏公公应该喝一杯浓茶,更大的场面,即将出现。”

魏忠贤道:“其实维新何必折腾这么多花样,好好的办事,顺其自然,自会有功劳。”

汪文言道:“大人对大明及皇帝陛下的忠诚自不待言,凡事但求利益最大化,大人深谋远虑,运筹帷幄之中,决战千里之外,这等境界,绝班本官所能度猜。”

魏忠贤道:“这等事如同在火上跳舞,一个搞不好,就会完蛋。”

汪文言信心十足的说道:“大人己有万全之策,不会有疏漏,公公就等看好戏吧?”

朱由校这么一猜测,那是把别人搞得鸡飞狗跳,大臣们人人自危,苦不堪言,就怕东厂将火头扯到自己身上,这就惨了。

因为这一摊子事,大臣们是无心政事,纷纷猜测这事的各种可能性。

这时锦衣卫急急来报:“中都八百里加急。”



章节目录

明末之伟大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英联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英联邦并收藏明末之伟大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