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之废材大小姐,番外!!

苏含烟拖家带口离开京城已有好几个月。爱夹答列

而云霄儿,在苏含烟走后不久便发现:她又怀孕了!!

这日早朝,元书寒面无表情的跨入太和殿,身后的苏公公抱着一沓奏折,看向座下群臣时目露怜悯。

苏公公心里清楚,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皇后!!

皇上就是个妻奴,没得救的妻奴!橼!

如今皇后肚子越来越大,正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皇上操心都操不够。

这些人还在这个节骨眼来捋虎须,当真是活腻歪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啬”

苏公公扯开喉咙喊道。

“臣有本启奏!!”

一名御史站出来,慷慨激昂的陈述了皇嗣对于皇家的重要性,力劝皇上切莫沉迷女色,误国误民。

他话音刚落,又有好几名御史和大臣出列附和,场面颇为热闹。

“沉迷女色,误国误民。朕不知,疼爱妻儿竟也成了一种罪过?!”

元书寒徐徐开口,嗓音冷冽,叫座下群臣心中一抖。

“朕后宫之事,何时轮到你们来监管?!莫非朕幸哪个女人,不幸哪个女人还要你们同意不成?若你们拿政务劝谏于朕,朕必虚心受之,但后宫之事乃朕之阴私,容不得旁人指点!!”

话落,他顿了顿,锐利如刀的视线在群臣瑟缩的脸上扫过,继续开口。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要干涉朕的私事,朕也管管你们的后院!!”

年轻的帝王嘴角上扬,诡异的笑容叫群臣头皮发麻。

看见一个小太监呈上一封厚厚的奏折,劝谏的大臣们心道不好!!

“念给他们听听。”

元书寒撩了撩眼皮,将奏折递给苏公公。

苏公公应诺,摊开奏折大声念道。

“张雄,三月初三嫖-宿满香楼,前后共花费白银三百四十七两,于酒井胡同安置外室一名,育有一子,现年六岁;李江,宠妾灭妻,掳夺嫡妻之权利,将内宅交由妾室管理,致使嫡子,嫡次子身中剧毒,不治而亡;杜国|军,纵容正室苛待庶子庶女,毒杀数名怀孕妾室……”

苏公公尖利的嗓音还在继续。

站出来劝谏的几位大臣一一被点到名,后院阴私被翻了个底儿朝天,很多事竟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莫不冷汗沁沁,双股战战!!

其余大臣俱都深深埋下头去,对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暗卫感到恐惧。

他们这时才发现,皇上对朝堂,对朝臣的掌控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亦不为过!!

然而,皇上平时却又并不独断专横,若不是这几人触到了他的逆鳞,想必他对这些事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站出来劝谏的大臣不由暗自庆幸。

云海对自家姐夫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

这一手太高明了!!

这才是真英雄,真汉子!!

像父亲那样,被祖母一逼就纳了妾的人,根本没法与皇上相比!!

待苏公公念完,元书寒慢条斯理的开口。

“后院不平,何以平天下?朕真怀疑你们是否有资格继续在朝为官!!”

几位大臣再也受不住了,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喊道。

“臣等有罪,求皇上宽恕!!”

“回去把你们后院清理干净了再来!!”

将奏折扔到几人身前,年轻的帝王面容冷硬。

接下来的早朝在沉郁的氛围中结束,等帝王退走,被点名的几位大臣在众人的讥笑中落荒而逃,恨不能立即回家将那些惹事的女人狠狠发落了。

煽动御史劝谏皇上的几位嫔妃的母族再不敢有丝毫异动。

自此以后,朝堂风气为之一清。

正所谓上行下效,因皇上爱妻如命,正妻在元朝的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高。

当然,正妻苛待妾室,庶子女的事例也大大减少。

官员若不是年逾四十,若不是子嗣特别艰难者,一般不敢纳妾超过三人以上。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元书寒出了太和殿,急匆匆朝坤宁宫走。

这个时候云霄儿还未起床,他还能抱着她睡个回笼觉。

途经御花园,看见隐在树丛后的婀娜身影,他脚步微顿,立即调转了方向。

“日后朕退朝,将这条路封住,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他沉声命令,苏公公连忙应诺。

对这些女人的歪缠,他实在是烦不胜烦。

早知道将她们升了位份会助涨她们的野心,当初母后提议时他就该一口否决。

嘴里倾诉着对自己的爱慕,眼中却流露出对权势的渴望,他一看见这种表情就会想起梅侧妃和成侧妃,然后莫名厌憎!!

唯有云霄儿,考虑的永远是怎么轻松度日。

若权势有碍于她,她会毫不考虑的舍弃,若权势有助于她,她也会积极争取。

真是简单又直白!!

想到这里,他摇头失笑,加快了脚步。

﹡﹡﹡﹡

是夜,坤宁宫内,元书寒看着身旁双眼紧闭的女人,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试探性的伸出手,圈住女人的肩膀,将她拢入怀中,另一只手解开她的亵裤,探入幽径拨弄。

云霄儿从燥热中醒来,看见埋头在自己颈窝舔吻的男人,不耐烦的嘟囔道。

“走开,好热!!”

“霄儿,让我抱一抱好不好?我们许久未曾亲热了。”

男人嗓音沙哑,呼吸急促,坚-硬-粗-大的器物抵在女人腿间轻轻摩擦。爱夹答列

“不要!你走开!”

此时正是七月末,殿内的冰盆早已融化,云霄儿感觉到宝宝正在踢踹自己肚皮,极不耐烦的将男人推开。

男人环住她的脖颈重重喘息,不依不饶的去啃咬她的耳廓。

“你就那么忍耐不住?忍不住就去找别人,不要来烦我!!”

耳朵上黏黏腻腻的很不好受,又加之是孕期,脾气喜怒不定,云霄儿胸中仿似有一把邪火在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男人僵住了,头埋在她颈窝久久不动,半晌后起身,批了一件外衫就走。

任谁费尽心思保护一个人却得到这样的待遇,心里都会难受。

云霄儿还有些迷糊,支起身看向男人的背影问道。

“你去哪儿?!”

“如你所言,去找别人侍寝。”

男人脚步微顿,冷声道。

侍寝二字终于让云霄儿清醒过来,胸口的邪火却也烧的更旺,想也不想就喊道。

“元书寒,你敢走,你走了就别回来!!”

话音刚落,她嘴角就是一抽,心中懊悔不跌。

尼玛!!

这威胁太经典太恶俗了!!

据专家统计,听见这句话的男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会走!!

走之前还会将门甩得乒乓作响以彰显气势。

果然,男人的脚步更加快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门口。

她得庆幸坤宁宫的门够大够重,男人甩不动吗?!

云霄儿怔楞了许久,慢慢半坐起身,用双手捂住脸庞。

早就该预料到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童话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前世都没能得到,这一世还在妄想。

真是学不乖啊!!

走了也好!!

想到这里,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渐渐干枯,一抹冰霜挂上微抿的嘴角。

听见殿内的喊话,守夜的苏公公吓了一跳。

在元朝,也就皇后娘娘敢直呼皇上姓名了。

正呆愣着,就见皇上面无表情的出来,步履匆匆。

苏公公连忙跟上。

走到坤宁宫的大门,元书寒忽然停步,险些叫苏公公撞上他的后背。

“皇上,这么晚了,您去哪儿?!”

苏公公低声询问。

“是啊,除了坤宁宫,朕还能去哪儿?!”

元书寒呢喃,在宫门口徘徊。

想到云霄儿倔强爱记仇的性子,若自己真走了,日后不知该花多少心思才能将她哄回来。

踌躇半晌,元书寒终于放弃了男人的尊严,板着脸往回走。

苏公公扶额,快步跟上。

苏含烟那位姑奶奶果然说得没错,皇上现在就是个妻奴!!

跨入内殿,看见坐在床头,双手捂脸的云霄儿。

元书寒紧走两步,拨开她的手,对上她眼中来不及消退的寒冰,心头立时一痛。

“云霄儿,我不走了。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好不好!!”

他用力环住云霄儿的肩膀,口中喃喃致歉。

幸好自己去而复返。

否则,自己之前的功夫就白费了。

反而将云霄儿推的更远!!

他后怕的想到。

没想到男人会是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意外,云霄儿愣了愣。

对上他满带哀求的双眸才缓缓回神,云霄儿冰冷的面庞柔软下来,道。

“我一晚上要如厕十几次,天气热,总是一身的汗,腿又常常抽筋,宝宝时不时还踢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来折腾我!!”

她用指尖轻戳男人的胸膛,软糯的语气带着撒娇的意味儿,让男人的心软成一团。

夫妻两不能总是针尖对麦芒,适当的服软很能促进彼此感情。

这个道理,她明白!!

元书寒大松了口气,搂住她肩膀轻轻摇晃,宠溺道。

“都是我的错,腿抽筋怎么不早说,我帮你揉揉。”

云霄儿点头,极其自然的将双腿搁在男人膝上。

男人或轻或重的按揉,表情十分专注,仿若自己正做着什么大事。

抽痛的感觉淡去,殿内响起一阵腹鸣声,云霄儿耳尖迅速充血。

“饿了?想吃什么?我叫人去做。”

男人也不嫌烦,刮刮女人的鼻尖,戏谑道。

“我想喝香油,想吃臭豆腐。”

云霄儿舔了舔唇,满脸垂涎。

“喝香油?直接拿着瓶子喝?臭豆腐,放臭了的豆腐?”

元书寒额角有些抽搐,对媳妇的口味理解不能。

“对,我就想喝香油!要不香油拌臭豆腐也行啊!”

云霄儿搂住男人的胳膊轻轻摇晃,爱娇的小模样叫男人无法抗拒。

“吩咐御厨做一份香油拌臭豆腐上来!!”

元书寒对门口的苏公公挥手。

这可难死了御厨,战战兢兢的做了份香油拌炸豆腐,亲自端来坤宁宫谢罪。

元书寒哭笑不得。

放臭了的豆腐,就算御厨会做,他也不敢让云霄儿吃呀!!

不会做更好!!

遣走御厨,他拿着筷子,将炸豆腐喂到颇为不满的云霄儿嘴边,好一番温言软语的诱哄。

“谢谢皇上!!”

吃完夜宵,云霄儿满足的摸了摸胃,主动攀住男人肩膀,在他唇上啄吻一记。

“满嘴香油味!!”

元书寒偏头躲避,眼里却沁出浓浓的笑意。

“皇上,饱暖思淫-欲,你来吧,温柔点。”

撩开亵衣,露出半个白皙圆润的肩膀和胸前的深沟,云霄儿朝男人眨眼,魅惑气息全开。

“小妖精!!”

男人呼吸一窒,从背后拥住她,热切的含住那泛着油光的双唇。

嫩豆腐虽好,偶尔改吃油豆腐味道也不错!!

年轻的帝王眯眼暗忖。

坤宁宫偏殿,云霄儿歪在元书寒怀中,手里拿着一把小剪子,修剪一尊青松盆栽。

她左右看了看,剪下一枝多余的树杈,放到元书寒摊开的掌里。

装载垃圾的竹篮就在手边,她却极为惫懒,竟不肯多伸出去一寸。

元书寒斜躺在她身后,悠闲的阅读一本诗集,待掌心满了便顺手丢进竹篮。

来往数次,半点也不嫌烦。

“峥儿呢?”

云霄儿喝了口茶,又将茶杯送到男人嘴边,待他浅饮一口后问道。

峥儿大名元书峥,是云霄儿的嫡出第三子,今年三岁。

“跟阿五的小弟去御花园玩儿去了!!”

男人眸光闪了闪,故作不经意的说道。

“嗯。”

云霄儿放心的点头,拉拉男人衣袖,语带苦恼。

“我总觉得这棵松还少了点韵味,却又看不出哪里不好,你觉得呢?!”

元书寒放下诗集,将盆栽前后左右转动几次,指着一根枝杈道。

“这一簇有些多余,剪去后方可显出青松的劲瘦之美。”

“不会啊,若剪去,岂不是显得这里很空?”

云霄儿用剪刀比划了几次,迟迟不肯下手。

元书寒也不言语,直接夺过她的剪子将那簇枝杈剪去,然后转动盆栽展示。

“还真是啊!”

云霄儿本有些微恼,眉毛都竖起来了,看见成品后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

“竟然不相信我!该罚!!”

元书寒搂住她纤瘦的腰肢,在她柔嫩的脸颊上咬了一口。

云霄儿娇嗔的横他一眼,反咬回去,刚才还中规中矩的两人转瞬就闹作一团,叫新进宫女看傻了眼。

都说帝后感情甚笃,堪比民间恩爱夫妻。

见了真人才知,传言到底不如现实来得震撼!!

秋嬷嬷和春兰、秋菊等老人早已见怪不怪,镇定自若的将盆栽移走。

免得两人玩闹给弄砸了。

就在这时,一声软软糯糯的‘父皇、母后’在门口响起,令满面春风的元书寒立时僵住了。

他回头一看,果然见自家儿子艰难的跨过门槛,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元书寒!你不是说峥儿跑去玩了吗?怎么弄了一身的墨回来?是不是你又强迫他读书写字?我说过多少遍了,他还小,正该让他好好玩!读书写字等到六岁也不迟!!”

看见儿子沾满墨水的双手和小花猫一样的脸,云霄儿立马下榻,将儿子拉进怀里好一番查看。

“五岁了(虚岁)怎么算小?!我五岁都能背四书五经了!!”

见媳妇有了儿子立即将自己抛到脑后,元书寒一边申诉一边怒瞪儿子一眼。

元书峥像足了元书寒小的时候,一张包子脸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上去十分可爱。

他看看父皇又看看母后,上前拉住母后的衣摆,乖巧的说道。

“母后,你别怪父皇,是我想要读书写字的。”

“峥儿真乖!!”

横眉竖眼的云霄儿看向儿子时立马换了一张笑意盈盈的慈母面孔。

“父皇说了,峥儿努力读书写字才能快点长大,等峥儿长大了,娶了媳妇,就让媳妇帮母后管理宫务,母后就能天天陪峥儿玩了!!”

元书峥眨眼,满脸期待。

云霄儿的笑容凝固了,表情囧囧有神。

儿子喂,你被你爹忽悠了知不知道?!

你怎么就那么呆萌呢!!

一点都没有前面两个哥哥的精明!!

“傻瓜!要玩母后现在就陪你玩,你还小,连毛笔都拿不稳,别听你父皇的。看你这身衣服,母后都记不清它原本是什么颜色了!!”

云霄儿拉拉儿子黑魆魆的衣袖,满脸嫌弃。

元书峥眼睛亮晶晶的,连连点头,小模样萌煞个人。

云霄儿也不嫌儿子脏了,在他的小花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元书寒全身都泛出酸味,没好气的说道。

“曜儿和翔儿都艳羡那些修仙手段,都不愿意当皇帝,离宫出走跑去苏含烟的仙谷了。峥儿是未来的储君,身兼重任,及早开蒙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这样纵容只会害了他。都说慈母多败儿,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原本说好的15年之后就退位,结果看中的继承人一个接着一个跑了。

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峥儿!!

元书寒不厚道的想着。

云霄儿不以为意,示威般在儿子脸上又啃了一口。

才三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被扼杀了童年,她总觉得不忍。

让儿子多玩一年也才四岁,耽搁不了什么!!

元书寒浑身的酸味更浓,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元书峥依偎进母后怀中,一脸委屈的开口。

“我们还是去仙谷找含含姑姑吧!!母后不是说把这块布填上咱们就能出宫吗?!峥儿都填好了,母后快看!!”

小包子献宝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块明黄色绢布,摊开一看,竟是云霄儿收藏起来的那份元书寒之前为表诚意交给她的那份空白圣旨。

上面布满了歪歪扭扭的墨团,依稀可以看出‘人之初,性本善’等字眼,边上还留下几个小小的黑手印。

云霄儿夺过绢布细看,双手不停颤抖。

虽然这块烫手山芋她也想处理了,但好歹能拿出来换一个不大不小的要求。

譬如带儿子去仙谷找苏含烟逍遥几个月等。

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啥都没捞到就壮烈牺牲了。

圣旨变《三字经》?!

这落差委实太大!!

她接受不能。

元书寒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将儿子抱入怀中连声夸赞。

云霄儿终于在男人畅快的笑声中回神,对上儿子希冀的黑眼珠,抽搐着嘴角说道。

“峥儿真能干!母后太高兴了……”

元书寒又是一阵朗笑,将面部神经失调的云霄儿搂入怀中,附在她耳边安慰道。

“别担心,这次大选我会解决,不会让你和峥儿受委屈。我只疼你,没有别的娘娘!”

在爱妻脸上吻了吻,他垂眸时眼中一片冰寒。

竟挑唆到儿子身边,某些人活腻了!!

大选很快就到,这次元书寒刻意抽出一天时间,亲自主持殿选。

秀女们闻听消息莫不欢欣鼓舞。

皇上不但能力非凡,且长相还十分俊美,三十出头,正是男人最鼎盛的年华,又对皇后极为专情,是个不可多得的良人!!

是以,这次选秀的贵女人数远超以往历届,送到坤宁宫的名册厚厚一摞,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即便淡定如云霄儿也不免升起了几分危机感!!

与元书寒相携走进储秀宫,她看似表情轻松,实则眼里笼罩着一层阴霾。

四妃跪下行礼,许久没跨出宫门的贤妃,也就是曾经的成侧妃,直往角落里缩,生怕被二人注意。

元书寒与云霄儿在主位坐定,挥袖叫起四妃,简洁开口。

“开始吧!!”

殿外太监高声唱名,五位秀女婀婀娜娜的跨入门槛,跪下行礼,然后粉颈微抬,一脸娇羞之色。

五人都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纪,气质长相皆为不俗,元书寒却只是垂眸饮茶,并不曾朝座下投去一眼。

第一位秀女站出来,云霄儿象征性的问了些有关于身世的问题,然后便让她表演才艺。

悦耳动听的琴声在殿内响起,少女全情投入,白皙的脸蛋散发出光晕,颇为引人。

元书寒眯眼聆听,看似沉醉,少女偷觑他表情,垂首浅笑。

家世显赫,长相不俗,才高八斗,众人都以为少女十成十会留牌,就连她自己也如此料定。

却没想琴音刚落,帝王便毫不留情的开口。

“撂牌子。”

那少女愣住了。

好半晌才退至一旁,脸上还残留着不敢置信的表情,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烁。

接下来的四位秀女亦不乏才情相貌家世不凡者,均被帝王撂了牌子。

第一组很快就甄选完毕,第二组进来了,有姿容更甚者,却也被一一否决。

接着便是第三组第四组,直至后来,帝王竟连眼也不抬,连连挥袖道。

“撂!!”

小半个时辰过去,苏公公附在帝王耳边低语,帝王浓眉一皱,揽住云霄儿肩膀柔声道。

“我有政务要处理,余下的女人你自己解决,嗯?!”

云霄儿早已被男人的举动给镇住了,心里又是惊诧又是感动,更有莫名的热流在心间翻腾。

她用力握住男人的大手,嘴巴张张合合,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不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晚上要犒劳我,知道吗!!”

男人低语,极想含住她柔软的唇瓣厮磨,却又碍于场面不得不忍住。

云霄儿耳尖微红,娇嗔的横了他一眼。

坐在两人下手的贤妃,将这番对话听了个八-九分,不免为两人的浓情而震撼。

三年过去了,皇上对皇后娘娘的爱意不减反增,当真是奇迹!!

听说皇上走了,余下秀女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

但她们明显高兴的太早,皇后娘娘继承了皇上的事业,慵懒的靠倒在椅背,连连挥动衣袖,将一个又一个‘撂’字从红唇间吐出。

贤妃仿佛从中探得了乐趣,恶劣一笑,紧跟上皇后的节奏。

宫里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再来一批绝对会拉低她的生活水准。

其余三妃也不是傻子,用手绢遮挡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将看不顺眼秀女的牌子毫无顾忌的扔到一旁。

这是元朝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场选秀。

秀女们回去时哀声一片,落下的眼泪将神武门和东大街都淋湿了!!

但即便如此,众位大臣也无可奈何。

皇上手眼通天,他们不敢忤逆,且皇上没有选中自家女儿,他们也不能质问皇上自家女儿有哪点不好?!

这种话,单只想想也觉得丢人。

从这年开始,每届秀女的人数越来越少,且没有一人成功入选。

及至皇子们陆续成年需要大婚,情况才稍微好转。

至此,皇后娘娘是成为元朝嫡妻的楷模,极受元朝命妇们的推崇。

因为全元朝的官员都知道,皇上爱妻如命,想要得到皇上的青眼,首要一点就是给予嫡妻足够的尊重。

是以,元朝命妇嫡妻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

叫错过了这一段好时光的老封君们唏嘘不已。

暗恨自己为何不晚生三十年,也沾沾皇后娘娘的光……

作者有话说: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文到此就真的结束了!!至于下一本新文,估计要几个月后了!!亲们还可以去看看我的完结旧文《空间之将军的种田夫人》!

< ......

章节目录

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900528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900528并收藏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