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后?这不要紧。

失宠了,没权了,也不要紧。

可穿成历史上有名的废皇后乌拉那拉氏,生前被夺权,死后无祭享,儿子也遭殃,那就很要紧了。

本以为是平凡的清穿,没想到居然进入了一个脑残世界。

原因在于一个女子高声喊叫道:“皇上,你还记得十九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从此以后皇宫鸡飞狗跳,再无安宁。

身处红遍大江南北的还珠世界,咱也认了,可为什么还有小白花出没?月牙儿当空照?

为了不被废,皇后要奋斗。

小虐脑抽龙,PK令仙子,打倒叉烧五,踩死鼻孔君,红烧白痴鸟,折断圣母花。

至于小白花,咆哮马,月牙儿,胖大海,乃们也记得要好自为之哈!

【注】本文系反脑残反琼瑶架空历史小说,包含梅花烙、还珠格格、新月格格等剧情,内容狗血,天雷滚滚,以虐脑残为主线,跳坑者自带避雷针,加上作者无良,慎之慎之。

还珠格格主要脑残人物:脑抽龙(乾隆),令仙子(令妃),叉烧五(永琪),鼻孔君(福尔康),白痴鸟(小燕子),圣母花(夏紫薇)。

梅花烙主要脑残人物:小白花(白吟霜),咆哮马(富察皓祯)

新月格格主要脑残人物:月牙儿(新月格格),胖大海(努达海)

试阅:

001章:雷人的穿越

好难受……

头痛欲裂,心似火烧。

云若兮按着额头呻银出声,只觉得浑身疲乏,下次打死也不喝这么多的红酒了,真是的,拿到这个项目可真不容易啊!

现在的酒席上,不喝酒是不行的。

“主子,主子,您一定要醒来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充满了温柔。

这是谁啊?叫谁呢?难道是昨天没关电视?不对,昨天她为了这个项目去酒店请客了,并没有看电视,好像芒果台又在播放还珠格格,隔壁的孩子整天学着小燕子打抱不平,没想到声音竟传到自己家来了,下次一定要投诉他们。云若兮一面模模糊糊地想着,一面打起精神,艰难地睁开眼睛,突然浑身一震,发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健康的身子有些疲软酸痛,云若兮下意识地睁眼抬头,为什么她不是睡在自己刚买的超豪华席梦思上,而是躺在一张雕花的牙床之上?为什么她盖的太空被变成了杏子红绫被?为什么睁眼看到的是双面透绣花卉草虫的纱帐和挂在帐子内壁上的精致荷包?

一种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

她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光看这床、帐、荷包等,也知道定是顶级古董。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云若兮急忙坐起身,首先打量自己,是一具妇人的身躯,穿着柔软贴身的明黄色丝绸中衣,纤指似春葱,皓腕也如玉,和自己长久签字磨出老茧的手完全不同。

伸手撩开纱帐,外面却是大红色的绣幔遮映着牙床。

仿佛听到了床上的动静,一只纤细雪白的玉手轻轻挽起绣幔,挂在一旁的金钩上,恍惚间,云若兮只听那道苍老的声音惊喜地道:“主子醒了!主子您醒了!”

云若兮脱口而出:“容嬷嬷,本宫无事……”

话一出口,云若兮又觉得十分惊恐,脑海里不断回放着那两个字:“主子!”

这是古代的叫法,绝对不会出现在二十一世纪。云若兮呆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妇人,只见她六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有些儿严厉,嘴角稍嫌刻薄,但眉梢眼角却俱是慈祥温柔,身穿一件褐色茧绸青缎掐牙的对襟旗袍,一头泛着银丝的头发只梳着简单的两把儿头。

清宫戏看过太多,云若兮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清宫的打扮。

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妇人,没看错,真的没看错,她绝对是清宫里的老嬷嬷。

老嬷嬷在云若兮发呆的时候,已经端着一杯茶递给她,红着眼眶儿道:“主子,喝点水润润嗓子,一会儿还要去延禧宫瞧瞧皇上从西山围场带回来的姑娘呢!”

见云若兮不作声儿,老嬷嬷又道:“听说在西山围场的时候,那姑娘还说什么‘皇上,你还记得十九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主子,您是皇后娘娘,可皇上竟将那姑娘直接越过坤宁宫送到延禧宫,这简直就是不给主子脸儿,咱们无论如何也得过去瞧瞧。”

天雷滚滚!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句话,简直就是耳熟能详啊!

云若兮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容嬷嬷三个字。

容嬷嬷?

这不是还珠格格里的大反派容嬷嬷吗?

延禧宫就是令妃住的宫殿吧?

从西山围场带回来的姑娘应该就是小燕子了,自己居然穿越到了还珠世界!

饶是云若兮在商场上英明神武,此时不觉心中大骇。

要是真如此的话,那她是谁?皇后娘娘?难道是乾隆的继皇后娘娘乌拉那拉氏?

这可是个倒霉的皇后啊!

乌拉那拉氏,乾隆潜邸侧福晋,乾隆即位后封为娴妃,十年晋封为娴贵妃,十三年孝贤皇后娘娘薨逝后,因六宫无人统摄,遂封为皇贵妃,摄六宫事,但一直不受宠爱,并无一儿半女,直到乾隆十五年封为皇后,每月初一十五按祖宗家法,皇帝须得留宿皇后宫中,方能于乾隆十七年生皇十二子永璂,次年生皇五女,幼殇,二十年生皇十三子永璟,亦殇。

她出身满洲贵女,生性严谨,又极重规矩,但因为她是扶正的皇后,人人不免将她和孝贤皇后放在一起比较,总觉得她没有孝贤皇后温柔贤惠,在弹压不住众人的情况下,乌拉那拉氏的手段越发严厉,所以她既没有乾隆对孝贤皇后一样的敬重,也没有乾隆对令妃一样的宠爱。

所以她是一位失宠的皇后,甚至凤印也被乾隆交给已经封为贵妃的令妃掌管。

对于云若兮而言,这些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她现在是这位乌拉那拉氏景娴!

这位,那可是历史上最悲催的废皇后啊!不但死后没有神牌,没有祭享,而且生前是皇后,死后却以皇贵妃的礼仪发丧,最后葬在纯慧皇贵妃的侧室,没有单独的陵墓。更甚者,她还连累到了唯一仅剩的儿子永璂,不受乾隆待见,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郁郁而终,无妻无子,死的时候还是一位光头阿哥,直到嘉庆继位,才意思意思追封了一个贝勒。

而人家令妃一个洗脚宫女,却步步高升,乾隆十年为贵人,同年晋封嫔,十三年无子封妃,二十四年晋封为贵妃,在皇后娘娘被废的乾隆三十年六月更被册封为皇贵妃,摄六宫事,死后谥号为令懿皇贵妃,但人家的儿子却当了皇帝,立即就被追封为孝仪皇后。

相比令妃的手段和幸运,这位正直又不没有手段的继皇后娘娘是何等悲催!

后世说令妃是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位皇后,还珠格格中更将她塑造成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子,云若兮冷笑,应该说她是最狠辣最有手段的宫斗高手,要知道,她受宠三十年,后面二十年宠冠六宫,而除了她自己之外,后宫再无任何嫔妃生下一儿半女,直到她薨逝之后,才有汪氏生了十公主。若说令妃手上无血,谁都不会相信!

云若兮的眼神微微凌厉起来!

她原本就是很有魄力的商界女强人,不知道将多少商业高手玩弄于鼓掌之间。

现在为了不走历史上的老路,她必须拿出她曾经的铁血手段来。

想到那位手段高绝的令妃,能宠冠六宫手掌凤印,她可真是要好好地和她过过招才是。

至于小燕子……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人形兵器,在自己知道来龙去脉的情况下,好好策划一番,只要不和她作对,只谨守本分,即便不插手,或者也能用她消灭掉令妃。

云若兮脑袋里一阵抽痛,无数属于乌拉那拉氏的记忆汹涌而至,定了定神,好一会儿才将记忆力梳理了一遍,润了润嗓子后,茶杯被宫女接过去,她才极淡定地道:“容嬷嬷,是谁送了消息过来的?”

容嬷嬷闻言很是诧异,才不久前的事情,主子怎么不记得了?只是她是皇后娘娘的心腹,又是皇后娘娘的乳母,既然主子问了,她自然很认真地回答道:“是翠屏打听来的消息,您怎么都忘记了?奴才一得知这个消息就告诉主子了。”

说着又落下泪来:“原是奴才不该告诉主子的,竟气得主子昏了过去。”

云若兮眯了眯眼睛,将手搭在容嬷嬷的胳膊上,笑道:“嬷嬷不用自责,皇上越过本宫的坤宁宫将那姑娘送到延禧宫去,我自然气不过,歇了一会子反而好些了。”

容嬷嬷放下心来,忙唤了宫女过来服侍云若兮梳洗。

四个宫女捧着首饰和衣裳供云若兮挑选,云若兮看着金光闪闪的皇后娘娘服饰,不禁暗暗咋舌不已,清装本来用色就比较浓重,大显雍容华贵,加上满人在关外贫困,入关后用的首饰更是珠宝璀璨,要是都穿戴在身上,这简直就是货真价实的珠宝展示台啊。

云若兮拣了一件玉色的旗袍穿在身上,只叫梳头的宫女梳着简单的小两把儿头。

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虽已中年,却芳姿不减,加上乌拉那拉氏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素颜比海棠还艳,粉唇若樱花更丽,弯眉胜远山如黛,只是一双寒星似的眸子,直透着精光点点,加上眉宇间的刚毅和严肃,竟生生地减了几分颜色。

为能弹压住六宫嫔妃,乌拉那拉氏不得不严肃凌厉起来,呆板而不灵动,说话语气又十分严厉,偏偏就是这样的她,才不受乾隆的宠爱,白白浪费了身为满蒙第一美人的姿色。

云若兮暗暗叹息之余,便细细地揉了揉脸,将严肃的线条慢慢揉得柔和一些,又用炭笔轻轻在眉上淡扫而过,并不施脂粉,而是收敛起眸子里的精光,眉梢眼角登时柔和无限,越发显出一份本来秀色天然绝艳来。

这样才对嘛,女人就要懂得打扮自己。

云若兮打理好妆容,漫不经心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延禧宫可有消息传来?”

“回主子,还没呢!”一名宫女麻利地撤下脸盆手巾等物,笑着道:“听说皇上已经将太医院里的太医都召到延禧宫去了,还说要是治不好那位受伤的姑娘,就小心自己的脑袋!”在云若兮的记忆中,她应该就是刚清醒时容嬷嬷说的心腹宫女翠屏。

容嬷嬷忙不迭地道:“什么人竟这样金贵?竟然还要太医小心自己的脑袋?”

说话的时候,这位老嬷嬷脸上俱是不甘之色。

云若兮微微一笑,这才刚刚开始,容嬷嬷就这么气愤,要是知道乾隆以后对还珠格格是如何的宠爱和宽厚,只怕这位老嬷嬷铁定吓得半死。要知道,人家乾隆可是连自己儿女给自己戴绿帽子都能原谅的脑抽龙啊!

翠屏吞吞吐吐地道:“听说皇上不但很关心这位姑娘,令妃主子还说她眼睛眉毛长得很像皇上!”

章节目录

红楼之水掬黛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梅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灵并收藏红楼之水掬黛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