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把酒壶,酒杯放在了画案上,让出刘进在前。

“苏少爷找到了!”刘进对着王康沉声道。

“在哪里?”王康忙的问道。

“在东山的山崖下!”

“山崖下?苏哲怎么会在山崖下?”王康惊声道。

刘进说道:“不知道,我们在发现时,苏少爷已经是那样了,与他同行的仆从也是如此,不过苏少爷并没有直接摔落在地,而是挂在一颗树上!”

“那他现在?”王康疑声问道。

“情况不太……乐观!不过我们已经将其带回伯爵府请了最好的郎中医治。”

刘进说着声音低沉道:“我们在将苏少爷带回时,他有片刻的清醒,苏少爷让我转告您……他说他很抱歉,无法参与比试了!”

听了这话,王康顿时一怔,直接摊坐在凳子上,他的眼睛都是有些发红。

两人的交谈,并没有刻意压声,致使周边的人都是听到。

这时人们才是知道,原来伯爵府也是请来了作画之人,而这人还是王康的表弟。

在上山采风之时,失足掉崖,这才是没能来参加比试!

无耻!王鼎昌怒喝一声,好好的人怎么会失足,其中定然是有着隐情!

李济同冷哼一声,面色同样不善,他也想到了其中关节。

“看来上天有意让伯爵府输啊!”

洛川南摇头道,只是其中多了些心灾乐祸的意味。

他并不知道杨修文所做之事。

而郑闲则是一阵的慌张,人竟然被找到了,听那个意思,好像还没完全死了?

董易武,董乾父子相视一笑,这场他们输定了!

王康的脸有悲痛,又有自责,都是自己的大意,为什么不多派几人跟着呢?

苏哲表弟他还那么的年轻,若是因此而挽救不回来……

都是这个杨修文,王康看着他,此人竟没有丝毫的意动,还在作着画,好似一切都跟他无关!

该死的,你真是触了我的逆鳞。

我会让你一点点尝还,付出代价!

而现在就是要先在你最擅长的作画一道上,打败你!

王康想着沉声道:“我要为了表弟作画比试下去,这一刻我就是苏哲,苏哲就是我!”

他示意周青和刘进离开,而后重新坐下!

看着面前画纸,脑海里有关苏哲的一幕幕翻过。

“还是你们这里好啊,自由自在!”

“表哥,跟你说实话,我也很反感外公腐儒那一套。”

“表哥有两位表嫂娇妻美眷……真是羡煞旁人!”

“比试之事,我自当尽力作画。”

“表哥,我最喜莲,也最爱画莲,莲出淤泥而不染,我辈读书人自当如此!”

相处虽短,但这位谦逊有礼温文尔雅的表弟,令王康很是喜爱。

想着他挂在树上一天一夜,哪怕是短暂的苏醒,也不忘着比试之事,向他表示歉意。

表弟……苏哲!

王康脸上的悲伤更重,眼角也有着泪滴滑下!

你既爱莲,那表哥便画一副莲画绽放图!

王康猛然睁开了眼,他拿起酒壶将酒倒入杯中,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直接喷出布满整个画纸!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又是一惊!

“他是因为其表弟的事情,伤心过度得了失心疯吗?竟在此刻饮酒!”

于洪惊道?

“他是活该,越是如此,对我们越有利!”董辉一阵冷笑。

“香已经燃烧过半,他就算是此刻作画已经来不及,更何况他还不会,此局我们赢定了!”

董乾满脸的笑意道:“看来我是不用上场了,我还想着跟王康比试一场,如此倒是没机会了!”

“哈哈!”闻言几人都是笑了起来。

“相较王康,你们看杨修文此刻,他两手同作,左右手分别执两只笔,”宣平侯使者惊道。

“这可是绘画中的高超技艺,一心二用,两手四笔啊!”

“修文绘画技艺自然高超!”洛川南笑着道:“这还不是他的专长,他最擅长的是画虎,形神合一,那才是佳作!”

“你们看,王康动了!”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人们听到,目光都是看向了王康。

王康确实动了,在酒喷洒到画纸的一刹那,他就拿起了画笔……

此前他是不会作画的。

但至从父亲王鼎昌告知了他,要进行封地之争的比试,而且其中还有一项,作画之比,他就在学习了。

学习的途径从何而来?自然是脑海中里的图书馆了。

这座图书馆存着大量的书籍,应有尽有。

王康每日只要有空,就在脑海里学习翻看作画方面的书籍。

一本,两本,五本……

看了多少,他也不知道,但他渐渐地发现了,那些看过并理解了的绘画知识,等他彻底掌握之后。

他竟然会画画了!

不但理论有了,连实践也会了!

这或许是金手指进一步提升,具体如何还需要试验,但作画他是会了!

而且因为学习的书籍之多,其中包含的绘画知识不知几何,使得他的绘画水平不知道达到什么地步!

这才是他敢上场比试的真正原因!

掌握了这么多,杨修文哪怕他是有着小画圣的名头又怎能比的过他?

王康提笔沾了颜料,而后在画纸上龙飞凤舞,用笔如神!

他要画莲,一朵独一无二的莲!

只因苏哲……独爱莲!

他要用这朵莲,来寄托自己对苏哲的希冀,他一定会无事!他一定会救治过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又是一呆。

“他开始画了!”

“王康此前饮了一口酒,都喷洒在了画纸上,画纸已经沾湿,如何作画?”

“到时墨颜稀流,怎能成画?”

杨修文同样也是一滞,这个家伙还真拿起了画笔?随即他不屑一笑,装腔作势的家伙,等会自见分晓!

“不对!”就在这时洛川南眼眸突然一凝,他的这个手法,好像并非是生手,反而像是大家?

洛川南因为爱画,所以对作画也有了解。

“王康他真的……会画画!”林语嫣也突然发现。

“哼,不管他是真会假会,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香已经快要燃尽,如此仓促的时间,能作出什么?”

董易武冷笑着道。

就在这时,负责记时的那名官员高喊道:“香已燃尽,时间已到!”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已经停笔的二人身上,时间已到,画出什么自见分晓……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在出差还保持了三更,累惨,求票,求收藏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