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墨说“你装得了初一,装不了十五呀。复制网址访问 你也不想想,你已经成了著名的教育慈善家,会台发言,会在电视镜头前露’面,难道你能够每天都化装吗?”

  “那是,让我每天把自己搞得象丑八怪,我才不干呢。”易菊撇撇嘴。

  “所以,你这个化装的办法,是个馊点子,都馊得发臭了。”易墨不屑地说。

  “易哥,那您给我出个点子,既能监督您服药’,又能不造成副作用。”易菊请教道。

  “这个点子我想不出来。”易墨一口拒绝了。

  “易哥,我看您不是想不出来,是不愿意想,是想出来也不会讲,对吧?您呀,要么是对治疗阳萎没信心,要么是根本没有阳萎。对了,我去问问大丫姐。”易菊说着,扭着小腰去找陆大丫。

  易墨望着易菊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你问大丫,我早给大丫打过预防针。

  易墨老早对大丫说“现在,我当了官,难免会招惹一些不怀好意的女’人,如果有人问你关于老公的性’问题,你一概回答我老公早阳萎了。”

  陆大丫笑了笑,说“我要是说你阳萎了,人家一定会很同情我,认为我结婚没几年,丧失了性’福。”

  “大丫,你让人家这么认为,怕个啥?还能博得别人的同情呢。”易墨说。

  易菊扭到陆大丫身边,亲热地打招呼“大姐,您好!”

  “是易菊呀,我看你刚才跟墨谈得津津有味,谈些啥?”陆大丫感兴趣地问。

  易菊把陆大丫拉到一边,问“大姐,易哥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陆大丫警觉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易菊故作神秘地说“刚才,易哥找我打听几味药’,我一听,这几味药’都是治疗阳萎的,便明白了几分呗。”

  “你怎么懂得药’?”陆大丫好地问。

  易菊撒了个谎说“我前夫患了阳萎,也吃这几味药’,所以,我一看知道嘛。”

  陆大丫心想易菊干嘛要问这些呢?真是怪了。

  易菊问完了陆大丫,她觉得心里有点踏实了,看来,易墨并没有撒谎,他确实是患了阳萎。

  易菊刚离开易墨,陆三丫阴’沉着脸过来了。

  “姐夫,你跟易菊挺’亲密嘛。”陆三丫阴’阳怪气地说。

  “她捐助我建了新学校,我当然应该对她客气点,亲热点嘛。难道我还能冷落她?”易墨说。

  “你俩说了些什么,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陆三丫早对易菊看不惯了。

  “我俩正在研究明年的捐助计划呢。”易墨坦荡’地说。

  “易菊明年还要捐助建校?”陆三丫吃了一惊。心想这个娘们还挺’有爱心的嘛。

  “是呀。”易墨回答。

  “她要捐多少?”陆三丫好地问。

  “她准备捐一千二百万元,再建十所希望学校。”

  “妈呀!”陆三丫吓得叫了一声。“她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还真想当慈善家呀?”

  “是啊,易菊已经是慈善家了。刚才,徐省长还表扬了她呢。”

  “钱赚够了,又想嫌名了。”陆三丫撇撇嘴,不屑地说。

  “三丫,人家做慈善,做好事,要正面肯定嘛。你怎么酸溜溜地,好象对人家多大意见似的。”易墨指责道。

  “姐夫,易菊给你捐了一所学校,你一味袒护她,莫非你俩……”陆三丫用狐疑的目光盯住易墨。

  “三丫,我知道,你老毛’病又犯了。不过,我已经有抗怀疑性’了,随你怎么误解我,反正我问心无愧行了。”易墨瞪了陆三丫一眼。

  “姐夫,你当了局长,敢瞪我了?我警告你再瞪一眼,我让你当场出丑,信不信?”陆三丫恶狠狠地说。

  “姑奶’奶’,我怕你了。”易墨赶紧低下头。

  老校长大着嗓门’喊“吃饭罗!”

  新校的食堂足足有二百平方米,亮堂堂的。

  省市的几位领导每张桌子坐一个,好陪着老师和嘉宾。

  徐省长和陆家七姐妹易墨小曼坐在一张桌子。易墨和小曼分别坐在徐省长的左右边。

  易墨心想我们这一桌简直是地道的家宴嘛。

  小曼望着陆大丫问“大嫂,您怎么不高兴啊?”

  陆大丫悲切地说“墨到这儿来了一年多,掉了十二斤肉’,你们看,他的衣服穿在身都打飘了。”

  小曼笑着说“大嫂,大哥自然减肥’,我看很好嘛。原来,大哥有点胖,将军肚都挺’出来了,现在一瘦,正好。”

  陆大丫撇撇嘴,说“我喜欢墨胖一点嘛。”

  小曼说“大哥回了城,要不了半年,会胖起来的,只怕您到时候又嫌大哥太胖了。”

  “墨没当过副局长,直接当了局长,到局里两眼一抹黑,能轻松得了吗?我看,不继续瘦不错了。”陆大丫心疼地望着易墨。

  “爸,您建议让大哥当副局长得了,免得嫂子担心。”小曼故意说。

  “不,小曼,让墨当局长,瘦瘦一点吧。”陆大丫赶忙阻拦道。

  小曼笑了。

  徐省长望着大丫也笑了。

  陆家姐妹们都笑了。

  易墨环视了一圈,不禁感慨万千,结婚后的短短三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易墨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陆家失散的三个姐妹,又找到了自己的生父和妹妹。现在,他再也没有孤独感了,因为,他拥有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尽管,这个家庭里有三丫的刁难;有老爹挥舞的菜刀;还有小曼妹妹的敲打。

  回首三年,易墨深切地感受到人生会发生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也会有太多的巧合和偶遇。

  人生是一场大戏,戏的主角是我们自己。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进入了角色’。婴儿童年少年青年……一幕戏演完了,紧接着下一幕戏又开始了。

  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也是如此,现在即将进入下一幕戏了。他不知道下一幕戏会演得如何,但是,他知道自己会竭力去演好它。

  易墨抬起头来,透过食堂宽阔的大窗户,他看到了蓝天白云和天飞翔的小鸟。顿时,他觉得生活真美好!

  (全本完)

  

章节目录

一品姐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牛拉破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牛拉破车并收藏一品姐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