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感受着本源金珠的气息,苏泽一路往着极寒荒域的深处潜去。

  最后,他就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冰山的前面。

  这座冰山,完全是看不到高度,而且也非常的巨大。

  这里的温度,早就在极点之下了。

  别说普通人,就是修真者修为低一点在这里也没法长期的生存。

  而且这样地方,也不可能生出什么天材地宝,所以根本没有人来这里。

  但是苏泽,却是肯定本源金珠就在里面,这种气息不可能是伪装的,他现在体内混洞世界,有本源金珠的能量构成,所以不可能搞错。

  “暮雪,你先到后面去,我去看看。”苏泽虽然感觉东胜州已经没什么威胁了,当然仍然小心驶得万年船。

  而且,这世上并没有着绝对。

  秦慕雪点了点头,她是明白的,说了声你小心,然后离得远远的。

  苏泽来到了冰山前。

  感受着那本源金珠的方位,就是轰然一击。

  轰咔!

  庞大的拳力砸在冰山上,将那里瞬间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深入进去。

  本源金珠的气息更加的泄露了出来。

  苏泽低吼一声,全力的发出几拳。

  轰!

  整座庞大的冰山居然炸了开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股恐怖的气息释放出来。

  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跳了出来,大叫道:“小子找死!”

  他一掌劈过来。

  虚空震荡,一股庞大的天地规则笼罩过来,让苏泽身体都无法动弹起来,眼看着那人的手掌劈过来,苏泽的小世界运转起来,一股世界之力涌出,让他挤开了那些天地规则。

  身体也移动起来,一拳轰出。

  和那手掌撞击着。

  惊天动地的爆炸,让方圆千里都的坚冰都崩裂开来。

  苏泽更是飞退了出去,身上气血沸腾。

  苏泽心中剧震道:“炼虚修士!”

  他没想到,这冰山里竟然潜藏的不是化神修士,而是炼虚修士,不是说东胜州早就没有炼虚的存在了吗?

  怎么可能还有炼虚修士藏在这里。

  而堂堂炼虚修士,完全可以横扫东胜州了,怎么就躲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殊不知披头散发修士心中更为震惊,他的修为乃是炼虚,领悟规则,可以掌控一些规则之力,虽然只是皮毛,可哪怕是皮毛的规则之力,也足以让炼虚之下的修士束手待毙。

  可是刚才苏泽居然挣脱开了他的规则掌控。

  他的眼力自然不是普通人可比。

  认出苏泽的修为甚至连化神都没达到。

  “怎么可能,一个元婴,能挣脱我的规则束缚,荒谬!”披头修士不信的盯着苏泽。

  他厉叫一声,又是出手起来。

  再次的将规则之力笼罩过去,苏泽这次有经验了,运转着小世界,用小世界的规则抵抗那股规则之力,让他猛地逃开,同时祭出剑丸和五色莲心火,施展着万剑诀杀过去。

  面对炼虚修士,他也是没底,所以动手便是全力而发。

  从他修炼混洞世界以来,还没有全力而发过。

  现在施展出来,千剑齐发,那剑光更是带着某种领域一般,笼罩住披头修士。

  “域!”

  披头修士大震道。

  苏泽一个元婴修士居然施展出只有炼虚修士才能掌控的规则之域,虽然这域只是雏形,还没有完全的形成,可是这太震惊了。

  “难道这是一个炼虚伪装的,不可能,哪怕是炼虚也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啊。”

  披头修士这点自信是有的,因为他并不是普通的炼虚,甚至某种程度上,他的见识眼力和合道强者没区别。

  轰!

  剑光涌来,披头修士同样施展出域对抗着,那些剑光全部崩碎开来。

  披头修士的修为达到真正的炼虚。

  对付苏泽一个没有完全形成的域自然不是问题。

  “死!”披头修士已经大概测算出苏泽的实力。

  虽然能施展雏形的域,但是修为真的低,真正战斗起来或许能有化神巅峰的战力,但是和炼虚还是有着差距。

  几下交手,苏泽被披头修士再次轰中。

  咔嚓!

  他的身体裂开。

  鲜血洒出。

  苏泽的**吞服了血阳花后,力量已经突破百万斤,身体更是强大,可是在炼虚修士的力量下,却依然不行。

  太强悍了。

  炼虚的实力。

  和化神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要不是他有雏形的域,可能早就被披头修士轰杀了。

  眼看着炼虚修士再次冲来,苏泽果断祭出天地棋盘,一道道纵横的黑白线纵观虚空,同时从棋盘中跃出黑龙和大量棋魂。

  朝着那披头修士杀去。

  披头修士在天地棋盘出现的时候,便感觉到虚空中涌出一道道黑白的力量缠住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他脸色大变。

  那黑白的力量似乎要将他吞噬转化掉。

  连苏泽都看出异样,天地棋盘只会对元神魂魄有效,对有肉身的存在没法直接转化,可是现在这黑白力量居然涌入到披头修士身上,难道……

  他并非真正的肉身存在。

  苏泽的眼睛一缩,银光闪烁,真实之眼下。

  果然看到虽然这披头修士看起来和真人无异,可是其体内组成,并不是血肉,而是一种精神和能量的存在,这是元婴啊!

  居然是一个炼虚修士的元婴。

  就是不晓得这炼虚修士的元婴为何会躲藏在这里。

  按理说,一个炼虚修士的元婴哪怕没有肉身了,也可以随时夺舍,达到这等级的修为,没有肉身,实力也不会减弱太多。

  不过,此时,天地棋盘却是刚好克制这元婴啊。

  这让苏泽精神大振。

  和那些棋魂一起的杀过去。

  披头修士果然强悍,这天地棋盘到现在为止,哪怕龙魂都轻易转化为棋魂,可是面对披头修士炼虚级的元婴,这一次黑白光芒遇到了抵抗。

  披头修士死死的抗衡住了那种抵抗的力量。

  面对苏泽,和各种棋魂的攻击。

  披头修士依然在大战着,并且将那些棋魂不断的撕碎。

  然而,他毕竟要用大部分力量抵抗天地棋盘的力量,那些棋魂又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持续的厮杀下去,披头修士终于被苏泽用五色莲心火轰中。

  惨叫一声。

  五色莲心火乃是强大的异火,对元婴这种精神能量存在有着特别的杀伤。

  炼虚元婴虽强,可是和真正的有肉身的炼虚相比,少了肉身的防护,在防御上先天就差了太多。

  被五色莲心火轰中。

  披头修士的身体上青烟直冒。

  他厉叫着,往外冲去,他感觉到这小子杀招迭出,手段诡谲,要是继续在天地棋盘中和这小子杀下去,保不定会阴沟里翻船。

  他好不容易存活到现在,要是被一个元婴期的小子杀了就可笑了。

  苏泽当然看出披头修士想跑的意图。

  猛烈的追上去,狂攻不已。

  同时指挥着龙魂等死死的缠住披头修士。

  披头修士这次哪怕是被苏泽不断的击中,也拼命的往天地棋盘外冲去,以炼虚的实力,真要一颗心的逃跑,哪怕苏泽有着诸多手段,都难以拦截。

  哪怕是龙魂都被发狂的披头修士一击轰碎。

  轰碎的棋魂恢复是要世界的。

  看到披头修士要冲出天地棋盘。

  苏泽脸色一冷,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将这修士斩杀在这里,不然一个炼虚修士要跑,他根本没机会追上,甚至连天地棋盘也没有第二次困住对方的机会。

  “月光蝉!”

  苏泽心念一动,一颗小虫飞出。

  虫翅一震,在苏泽的眼睛里,披头修士的速度好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越来越慢,最后近乎凝固。

  苏泽竭尽全力,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施展出来,无论是肉身,还是小世界,催动到极限,剑丸璀璨耀眼,上面燃烧着五色莲心火的光芒。

  唰!

  苏泽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惊天剑芒,从披头修士的身上穿透过去。

  轰!

  此时时间恢复了正常流速。

  披头修士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他整个元婴被洞穿,上面的剑气和火焰更是不断的肆虐,让他的力量极速的衰退。

  不过这炼虚元婴真是坚韧,竟然在苏泽这样惊天动地的一击下,居然还没有彻底的碎开,依然还在顽强的存活着,咆哮着。

  只是因为他的衰弱,让天地棋盘的黑白力量终于占据了上风。

  那黑白力量裹住他,要将他转化成棋魂傀儡。

  披头修士疯狂挣扎着,咆哮起来:“放开我,不然,你知道我是谁吗?如果你灭了我,天上地下,再没有你的活路。”

  苏泽脸色冷漠,到了现在,还想用什么身份威胁他,简直可笑。

  他再次施展剑法,不断的杀向披头修士。

  披头修士现在重创,已经无法挡住苏泽的剑了,被苏泽连续的斩杀下,他的力量越来越衰微。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披头修士看出了苏泽的杀心,狰狞狂吼道:“我是合道……”

  轰!

  这时候,他的元婴彻底的炸裂开来。

  紧接着,一股无形的虚影波动,居然脱离了天地棋盘的掌控,冲入了虚空之中,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泽略微一皱。

  这披头修士最后一句“我是合道……”

  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合道修士,不可能,这修士要是合道,一根指头就能捻杀他了,哪怕他只剩下元婴也一样,合道修士的元婴,不会比本体弱多少。

  算了!

  苏泽摇摇头,管他是什么。

  现在已经被他消灭了,而苏泽此时看着元婴爆炸的地方,一颗金色的珠子浮现在那里,失去了束缚,一股强大的金系本源力量弥漫开来,甚至让方圆千里大地迅速的变成金色,恐怕要不了多久,这片大地都会变成金属。

  “本源金珠啊!”

  苏泽心中狂震,目光露出万分欣喜之色。

  不过现在不是他激动的时候。

  这强大金系本源力量泄露出去,恐怕很快会引起强者的感应。

  他连忙将世界之力祭出,裹住了本源金珠。

  他体内的小世界,是**,这世界之力裹住本源金珠,将它拉扯进了小世界中,顿时那澎湃的金系本源之力消失了。

  也只有这种**的小世界,才能完全的掩盖本源金珠的力量。

  其他手段都不行。

  得到本源金珠后,苏泽立刻回到秦慕雪的身旁。

  秦慕雪刚才一直在极远的地方看着大战,见到苏泽回来,她松口气道:“小泽,你回来了?”

  “回来了,东西也到手了,暮雪,现在咱们马上离开这里。”苏泽拉起暮雪的手,踏上云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本源金珠虽然到手。

  可是这种至宝,握在手里,连他都心惊胆战,虽然知道东胜州应该没什么人是他对手,可是万一呢,这里不就藏着一个炼虚元婴吗,谁知道其他地方还会不会藏着什么老怪。

  只有回到昆虚宫才安全,那里是他掌控的。

  所以苏泽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全力赶往望虚沙漠……

  ……

  北俱州,某个悬空的山峰。

  在这山峰悬空的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宛如城池般的宗门。

  这个城池的构成,从高空俯视下去,好像一个巨大无比的杀字。

  这里是北俱州最强大的宗门之一,七杀宗的总坛所在。

  今日,虚空中某个地方波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道无形的虚影波动传入了那个悬空的山峰,没过多久,那个浮空山峰震动起来,紧接着一股可怕的气息穿透了出来。

  让整个七杀宗所有人都震动起来。

  所有人都来到外面,望着那悬空的山峰中泄露出来的气息,匍匐下来。

  甚至包括七杀宗宗主在内。

  “老祖怎么了,他已经闭关一千年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老祖要出关了?”

  七杀宗之所以能够傲立北俱州,成为最强大的人类宗门。

  就是因为七杀老祖的存在,七杀老祖在数千年前便已经是北俱州最强大的存在,乃是合道的存在。

  此时,在那悬空山峰的内部。

  一个穿着黑衣的修士坐在山峰内的一个大殿内,仿佛亘古不化一般。

  此时,这黑衣修士却陡然睁开眼睛。

  双眸中好像浩瀚虚空一般,能吞噬人的灵魂。

  如果苏泽在这里,定能认出这黑衣修士披头散发,和他在极寒北域击杀的那个炼虚元婴极为相似。

  “我当年修炼七杀化身,遭遇不测,一个七杀化身流落在外,难以找回,以为已经彻底的消失了,没想到这个七杀化身居然还活着,而且衍生出了自己的思维,更是想不到,这七杀化身居然在东胜州,找到了本源之物。”

  “只是这七杀化身居然被灭杀,本源之物也被夺走。”

  “如今我在合道后期,呆了两千年,若是能够得到本源之物,窥探本源规则,定能渡劫成功。”

  七杀老祖眼眸骇然大亮,仿佛日月当空。

  ……

  望虚沙漠。

  苏泽驾驶着云车一路抵达这里,再无任何意外。

  他找到了藏在地底通往昆虚宫的大阵。

  这里的隐蔽阵法依旧,他的眼神一凝,在一块石头上看到一行字迹:“泽,我等已回到昆虚宫,盼归!”

  “灵犀!”

  苏泽喃喃道,抓下那块石头。

  秦慕雪也看到了,她轻轻握住苏泽的手道:“咱们快点回去吧,别让她们久等了。”

  “嗯!”

  苏泽连忙和暮雪进入大阵,并且催动阵法。

  一道光芒涌起,裹起两人,消失在阵法中。

  昆虚宫,灰色大殿,一道光芒亮起,苏泽和慕雪出现在其中一个阵法中,两个人在光芒散去后,从阵法中走出。

  苏泽心神有些激动,他离开昆虚宫,眨眼也过了一年多了。

  不知道静雅,飞儿,思甜她们是否安好,灵犀有没有带着念泽安全抵达。

  两个人快步踏出灰色大殿。

  苏泽的脸色陡然大变。

  “怎么了?”暮雪说道。

  “我在这大殿设置了阵法的,不允许其他人擅自使用传送阵,但是现在这阵法被强力破坏了。”苏泽脸色露出一丝焦急,难道昆虚宫发生了大事。

  他连忙往外冲去,暮雪也急忙跟着。

  来到昆虚宫,外面一片死寂。

  苏泽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闻到了空气里的血腥味,这里肯定死了很多的人,而且死亡的时间并不久,那么浓的血腥气,还没散去。

  苏泽脸色大变的冲出去。

  怎么可能,昆虚宫有他的上古大阵守护,怎么可能出问题。

  “静雅,飞儿,灵犀!”

  苏泽冲到天空中,大吼道,声音滚滚传出,同时苏泽也将自己的神识催动,覆盖昆虚宫,然而,昆虚宫内并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整个昆虚宫都被一股可怕的杀意弥漫。

  那种恐怖的杀意,无法形容。

  哇!

  苏泽一口血吐出。

  因为心焦,苏泽的心神甚至出现巨大波动,眼神血红。

  “小泽,先别太紧张,不一定出事的,冷静下来。”暮雪来到苏泽身旁,她怕苏泽现在控制不住。

  苏泽咬着牙,点着头,如果静雅他们出事。

  他真的会疯狂。

  要是他早回来几天就好了,可是为了找本源金珠,他又浪费了许多时间,若是静雅她们出了问题,哪怕再多的本源金珠又有何用。

  忽然,苏泽的心神发现了昆虚宫的大阵依然在运转着。

  而那乾坤葫芦还在那里。

  苏泽眼睛一缩,乾坤葫芦是世界宝物,就算有人作乱,应该也是为了这宝物吧,怎么可能还在。

  而且刚才那杀意,让他想到了白起。

  他连忙冲到大阵中心。

  “小泽,这是什么?”暮雪看着那个金光葫芦,感觉它极为不凡。

  “我先进去看看,暮雪,你见机不对就赶紧跑。”苏泽一步踏入葫芦中。

  他现在担心的就是白起脱困。

  不然这昆虚宫怎么会弥漫这么恐怖的杀意,要是白起脱困,他很可能会在葫芦内。

  苏泽一进去,就在他落下去的时候,他的眼睛陡然瞪大。

  乾坤世界里,有不少仙阁的人。

  “静雅!”

  “飞儿!”

  “灵犀!”

  “念泽!”

  他居然看到自己的女人全都在这里,一股巨大的惊喜冲击着他的神魂,让他简直无法呼吸了,那是一种从地狱升入天堂的感觉。

  “苏泽!”

  三女也看到了苏泽,连忙冲过来。

  苏泽急忙抱住她们,感受着她们身上的温暖,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以为你们出事了。”

  “刚才我差点疯了。”

  三女感受到苏泽那种难以抑制的激动,眼睛里也冒出泪水。

  “泽哥,我们等你等了好久。”

  “还好,你终于回来了。”

  几个人激动的抱着,过了好久,才平静了一些,苏泽抱起跑过来的念泽,说道:“你们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不对,白起呢。”

  苏泽发现困在乾坤世界内的白起居然消失了。

  苏泽紧张无比。

  白起那可是上古杀神,哪怕他现在实力暴涨,甚至灭掉一个炼虚元婴,他都不敢说自己是白起的对手。

  “泽哥,还是我来说吧。”三女对望了一眼,孙静雅吸了口气道。

  “你离开后,开始一段时间还好,那些蓬莱仙境的门派有着昆虚宫充足的灵气,也都充足发展着,整体实力都强过以往了,我也根据你的吩咐,开放昆虚內宫给他们中的天才。”

  “可是,随着你离开的时间久后,他们渐渐的有些不满足了起来,尤其是有消息传出,说是你去了东胜州,并且死在那里了,开始这消息也只是谣传,可是随着时间过去,他们的野心渐渐膨胀了起来,我的修为又低,我掌控昆虚宫,让他们很是不满,毕竟昆虚內宫是属于我们仙阁的,这是最好的地方,而他们只能定时进来一下,前些时日,他们居然就动手了,而且抓住了念泽,灵犀,威逼我们交出昆虚內宫的掌控权,甚至杀了我们仙阁很多人。”

  “我知道一旦我交出掌控权,我们最后也必死无疑,这些人已经完全利欲熏心了,这时候白起说放他出去,他可以帮我们平定叛乱,救出念泽和灵犀。我……最后没有办法了,而且白起还发了天道誓言,我就把他放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做的对不对,白起太可怕了,他把整个昆虚宫都屠戮了,杀的鸡犬不留,虽然最后他确实把念泽和灵犀救了回来,可是他却带走了思甜,他说思甜有着巫族尊贵的血脉,他要带着思甜去祖巫的圣地,而且他还说,如果你想找回思甜,就通过那个大殿里大传送阵去找他。”孙静雅说完,伤心的说道:“泽哥,对不起,你让我管理昆虚宫,可是我好没用,我放了白起,又让所有人都死了,还要思甜也被带走了。”

  “不,静雅。”苏泽抱住孙静雅,心疼的道:“你没错,错的是这些野心勃勃的人,我早就该知道,修真界,没有任何的情义可言,我苏泽可曾亏待了他们一点,将他们从蓬莱仙境带出来,解掉他们的诅咒,让他们能够继续修炼,甚至连昆虚內宫都开放给他们,有着这里的资源,成就大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他们在我离开后才一年,就已经忍耐不住了,对这些人,你能做什么,唯有以恶制恶,便是白起不杀光他们,等我回来,他们也是取死而已。”

  “可是,思甜也被带走了。”

  苏泽摇摇头:“白起是巫,思甜也是巫,白起带走思甜应该不会害她,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去带回思甜的。”

  孙静雅在苏泽怀里用力点头。

  在苏泽的安慰下,她自责的情绪减轻了许多。

  这些天,她已经无法修炼了,每天都被自责的情绪笼罩,连修为都倒退了许多。

  “对了,我还带了一个人回来,你们等着。”苏泽松开静雅,踏出乾坤世界,过了一会,他又回来了,这次,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倾城绝色的女子。

  “暮雪姐姐。”孙静雅是认识暮雪的,喊道。

  “小雅。”秦慕雪微微一笑。

  “无雪。”莫灵犀眼神略显复杂的看着秦慕雪。

  “灵犀,好久不见了,我现在已经不叫无雪了。”秦慕雪淡淡微笑。

  “你回复记忆了?”莫灵犀道。

  “是的。”秦慕雪点头,她指着念泽道:“这就是小念泽吧,真可爱,让我抱抱。”

  秦慕雪抱过念泽,逗着他玩。

  看到秦慕雪和念泽那种温柔,莫灵犀眼神中那一丝淡淡的隔阂逐渐的消失。

  秦慕雪转头看向刘飞儿道:“你是飞儿吧?”

  “我,我是,暮雪姐姐,你,你好。”刘飞儿很是紧张,因为她听苏泽说过很多他和暮雪的故事。

  对于秦慕雪,她心里甚至有种小三被正房抓到的感觉。

  “飞儿,别紧张,你是苏泽的女人,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这小家伙太**了,以后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把他的裤腰带拴住才行,不然什么时候,你又多出个姐姐妹妹出来。”秦慕雪调笑道。

  “暮雪。”苏泽一头黑线:“我有那么**吗?”

  刘飞儿掐了一下苏泽,说道:“暮雪姐姐说的对,你就是这么**,**大萝卜。”

  苏泽无语了,看着身边环绕的四个美人,他也发现自己心虚的很,没有反驳的勇气。

  经过数日的休整。

  整个昆虚宫又恢复了往日幽静和平和,那些漫天的杀气和血腥气息全部被苏泽清理掉,苏泽有用**力,将昆虚宫的格局变化了一下。

  半月后,在昆虚宫的一处湖泊边,草地上,一个小孩在奔跑着。

  四个容貌绝世的女人则坐在那里悠闲的弹琴唱歌,跳舞。

  四个人哪怕不修炼,也都是才华横溢。

  暮雪是燕京的大家闺秀,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静雅是舞蹈专业,飞儿是大明星,唱歌跳舞全都在行,灵犀在隐湖岛,魔门出身,最擅长用天魔媚舞吸引男人。

  她们在草地上纵情歌唱,跳舞的时候,仙鹤从空中落下,水里的游鱼浮上水面,含羞的花草盛放开来……

  “姐姐,你说泽哥这些天一直偷偷摸摸,经常消失在干什么?”静雅问道。

  暮雪摇摇头:“谁知道那小坏蛋又在使什么坏?”

  “他不会背着我们偷偷又去和哪个女孩子约会去吧。”刘飞儿说道。

  “他敢,有我们四个还不知足,看我不把他小丁丁给切了。”莫灵犀尽显魔女本色的说。

  四个女人都笑倒在地上。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四个人抬头看去,只见漫天的玫瑰花瓣从空中落下,整个昆虚宫都在下着玫瑰花雨,让四个女人呆住了。

  这时,在玫瑰花雨中,一道道七彩的光芒浮现。

  这些七彩的光芒从天空中,一路向下,落在了四女的脚下,铺成一条七彩云路,玫瑰缤纷,四女互相之间看着,在草地上奔跑的念泽大叫了一声好漂亮的彩虹哦,第一个跑到了七彩云路上。

  “念泽小心。”莫灵犀连忙追上去。

  其他三个女人,微微一笑:“应该是那家伙,看他搞什么鬼。”

  三个人也踏上了七彩云路。

  这七彩虹看着时光芒,却坚实无比,四个人踩着这条七彩的云路,在漫天的玫瑰中,往上走,彩虹路的尽头,被云层遮挡着。

  四个人一路嬉笑,又带着一丝莫名的好奇和期盼,踏入了云层之中。

  云层中有晶亮的光芒闪烁着。

  四个人带着念泽,追寻着那一道光芒,渐渐的云开雾散,几个女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都掩住了嘴巴。

  一座巨大无比的水晶城堡浮现道路的空中,星空中是无数心形的巨大钻石,每一颗钻石都有数米长,遍布星空,如同置身一个童话世界。

  苏泽正站在水晶城堡门口,手中捧着四捧玫瑰,眼神温柔的看着站在云路之上的四女。

  “苏泽!”

  四女惊喜的走到这美轮美奂的水晶城堡面前,漫天的钻石之心闪烁不定,无论什么女人,心中都有着浪漫,看到这样的景象,她们的心已经醉了。

  苏泽单膝跪下,将手中玫瑰送到四女的面前:“暮雪,静雅,飞儿,灵犀,嫁给我,我会生生世世守护你们,直到世界的尽头,哪怕纪元更替,轮回更迭,我的心依然不变,我爱你们。”

  “苏泽!”

  四女的眼泪泉涌而下。

  那一刻,她们一起扑进苏泽的怀里。

  整个星空都在闪烁钻石的光芒,恒久不灭。

  ps:还有一些感言等会发!

  (未完待续。)

  | |

  

章节目录

无上仙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潇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疯并收藏无上仙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