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危急,为了能让他把话说清楚,我和郭子晋都没有随便的插话:“我,我早就发现吴恒有问题。可是等我发现时,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吴恒不仅做活人人口贩卖,死人的人口贩卖,他也做。”

“啊”我不明白:“死人要怎么贩卖”

郭子晋拍拍怀里的壮壮,解释着说:“黑市人体器官。”

想到吴恒那张尖嘴猴腮的脸,我打了一个冷战。郑江继续往下说:“我爸爸,郑乾坤,他是做人口贩卖生意的。我妈妈,就是他手里的货我不知道我妈妈的名字,我只知道她叫阿丽。”

阿丽阿丽不是郑江养的狗吗

郑江的生长环境什么样我不清楚,不过我能感觉出来,郑江对狗的感情非常深厚。虽然阿薇告诉我说郑江憎恨女人,但是我能感觉出来,郑江对女人的感情,要复杂的多。

估计是觉出自己要死了,郑江是难得多话:“我爸爸,把我和阿河养在乡下。乡下的亲戚,对我们两个一点都不好每天,我和阿河都睡在狗窝里。我和阿河被叫做私生子,被人指指点点,被人逼着干活,被人追着打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怨恨着我的母亲。我恨她,为什么生下我,又抛弃我。”

听郑江的话讲,他大概是在20岁那年被郑乾坤带回来的。郑乾坤教给郑江生意,在这个过程中,郑江明白了自己母亲的处境以及事情的真相可是根深蒂固的怨恨折磨了郑江太多年,他不愿意相信是自己错了。

屋里的温度高,却极其的安静。壮壮不吵不闹,我和郭子晋也认真的听。想让自己怨恨继续下去的郑江,每每在夜里被郑家的生意逼的噩梦连连。几乎产生了幻觉,郑江总能听到女人在耳边哭。

一声又一声,婉转又哀戚。

“那么,那么说。”说完了自己久压心底的心事,郑江大大的喘了口气:“成书瑶,我刚才的话,你都记住了,是吗”

壮壮挣扎着从郭子晋的身上下来,他走到郑江的旁边摸摸郑江的脸:“叔叔,你身上有伤了,你疼不疼”

“叔叔”

壮壮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妈妈,你看,叔叔死了”

我上前探了探郑江的鼻子真的死了。

“死了。”郭子晋摸摸郑江的大动脉,他叹了口气:“我们是不是没问他逃生出口在哪里”

郭子晋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好像是。”

“我们呆在这里不行吗”我抱有一丝侥幸:“你不是说这间屋子不会起火吗既然不会起火,我们在这里等救援不行吗”

“不行。”郭子晋跑到郑江的办公桌前翻了翻:“你没听郑江说吗吴恒拿走了集装箱的货单和货号那一箱箱的女人,可是不少的钱。如果其他觊觎这笔货物的人跑来,那我们岂不是死路一条”

现在电梯断了,外面又烧着大火。办公室里一目了然,哪有什么逃生通道

“郭子晋”我看了一眼郑江的尸体,不太确定的问:“你说,郑江是不是骗我们”

郭子晋想了想:“应该不能,我猜是”

“爸爸妈妈”地上的壮壮突然叫道:“你们快看”

我和郭子晋顺着壮壮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条巨大的火舌顺着没关的窗户爬了进来

而窗户边上的窗帘,也一点点烧着了

、037七月流火

“怎么办”危机情况下,我下意识的抱壮壮进怀:“郭子晋,我们都不要紧,能想个办法把壮壮送出去吗”

“妈妈”壮壮明白我在说什么,他挣扎着要从我怀里出来:“妈妈,我要跟你和爸爸在一起”

“你听话”我急的拍了壮壮屁股一下,力道没控制好有点大,疼的壮壮哇哇哭。我没时间安慰壮壮,脑筋飞快的旋转:“郭子晋,我看郑江的屋子里有布单和雨伞我们能不能试着做点什么,把壮壮送下去”

郭子晋在死去的郑江旁边坐下,他看着火光丝毫不着急:“成书瑶,我要是害死你和壮壮,你真的不怨恨我吗”

“刚才是不怨恨的,”我有点犹豫:“现在反而有点了。”

郭子晋轻笑,他握着我的手没有说话。我急着推了他一下:“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我们不再努力一下了吗不再尝试一下了吗就这样坐在这里等死吗”

“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没听过”郭子晋淡定的倒了杯水给我和壮壮:“喝吧,喝饱了,人还能舒服点。”

完了完了,我心里哀叹,郭子晋都是这个态度,恐怕我们是必死无疑了。想想也是,我们三个身处一片火海,前没去处后无退路,哪怕长出翅膀,估计也飞不出去。

不自觉的,我想起四年前和郭子晋困在黑龙山地下的事儿。当时也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当时的郭子晋也是淡定自信我问郭子晋:“你是不是有什么备选方案你倒是说出来,给我和儿子听听”

郭子晋只是笑笑不说话,他这样我整个人心里都没着没落的。

窗帘烧着之后,屋子的烟雾变大。我死了也就算了,我反复思量如何能把壮壮送出去。见我执着的盯着雨伞看,郭子晋立即打消我的念头:“别想了,行不通。以楼高和壮壮的体重算出的重力加速度,肯定要大于伞的称重能力。你把壮壮从楼上丢下去,他肯定活不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急的眼泪往下掉:“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儿子活不了”

我脸上被烧的都是灰,一哭脸上直接画了花。郭子晋用手给我擦,结果却越擦脸越脏:“你看你,多大的人了还哭儿子还在呢,丢人不丢人”

“都要死了,哪里还管什么丢人”我抱着壮壮哭的理直气壮:“烧死不仅痛苦,而且死法还不好看郭子晋,要不然,你杀了我吧”

郭子晋讽刺的学着我说话:“都要死了,哪里还管什么丢人”

“都要死了,你就不能让着我两句”

我真不知道郭子晋是怎么笑出来的:“哈哈,都要死了你死我不死吗我不抓紧欺负你两下,以后不是更没机会了”

听我和郭子晋吵嘴,壮壮哈哈大笑:“爸爸,妈妈,你们在聊什么”

“我要被你俩气死了”我无可奈何:“什么节骨眼了,还笑”

因为屋子里只有窗帘是易燃物品,等到窗帘烧完,火有减弱的趋势。壮壮脸上蹭的像大花猫,他是个小孩子也藏不住话:“妈妈,爸爸逗你玩呢在我们上来之前,爸爸给闫树海伯伯打了通电话爸爸告诉闫树海伯伯,咱们很有可能被困在三楼。”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气的肺炸:“看我着急生气,好玩吗”

郭子晋的样子狼狈,但是看起来依旧英俊:“我不告诉你,是担心有我料想不到的情况发生,最终让你失望。成书瑶,你想想,虚惊一场和空欢喜一场,你喜欢哪个”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现在不再打给闫树海,让他快点来”

郭子晋无奈的叹气:“刚才抱你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手机掉了出去。”

似乎,郭子晋的话怎么听都很有道理。手机丢了,也是无可奈何。我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嘟囔:“好嘛,我自己费劲力气生了个儿子,现在却只听你的以前壮壮有什么事儿不跟我说现在听你的话,什么事儿都瞒着我”

“爸爸”壮壮拉了拉郭子晋的袖子:“妈妈的话是什么意思”

郭子晋伸手刮壮壮的鼻子:“你妈妈的意思是,她吃醋了。”

“爸爸爸爸”壮壮继续好奇的追问:“吃醋是什么意思”

“吃醋啊”郭子晋用手托着下巴,他的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神情:“等到回家之后我晚上把你丢到婴儿房自己睡,你就明白吃醋是什么意思了。”

我脸有点热有点红,可我知道,这不是因为屋子里的大火。

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感到好奇。像郭子晋是怎么跑去救地下的女人们的,我就十分想知道没用等太长时间,有强大的水柱顺着窗户冲进了屋里。郭子晋抱着我和壮壮躲在沙发后面,强大的水流连郑江的尸体都给冲跑了。

火苗扑灭之后,有梯子一点点的伸上来。我见到梯子,兴奋的大叫:“郭子晋你看闫树海来救我们了”

“是啊,我看见了。”郭子晋的反应不像我这般大,他抓住我吻了一下:“老天和我一样,都不舍得让你空欢喜。”

果然,闫树海拿着喇叭在下面指挥着叫道:“喂郭子晋成书瑶你们下来吧”

我抱着壮壮,郭子晋背着郑江的尸体。从楼上爬下来,我的腿都在哆嗦发抖。楼下停的警车消防车,灯光晃的人眼晕。脚刚挨着地面,我全身发软的躺在了地上。

七月流火,夜里有点发凉。我躺在地上,壮壮躺在我的肚子上。警察将我们拉起来,拿毯子给我们披而不远处的郭子晋刚放下尸体,就被一个中年女人教训了。

“谁让你偷着跑出来的”中年女人眸子炯炯有神,她打起郭子晋来丝毫不犹豫:“都30多岁的人了还跟三岁似的你能不能让我多活两年都当爹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胡闹”

我拍拍身边的闫树海,好奇的问:“这谁啊”

闫树海没等回答我,怀里的壮壮便一板一眼的说:“我猜,应该是我的奶奶。”

、038你是壮壮我是奶奶

“奶奶”说完,壮壮招手叫:“奶奶我是壮壮”

正在打郭子晋的中年女人停下手,她眼神有点凶的回头:“你是谁你叫我”

“是啊”壮壮笑的憨:“奶奶,你好,我是壮壮。”

中年女人不敢置信的问:“你是壮壮你真的是壮壮”

“嗯”壮壮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他扑奔着要往中年女人怀里去:“奶奶,我真的是壮壮奶奶抱抱”

“成小姐书瑶”中年女人没接住壮壮,她反倒把我们两个抱在了怀里:“四年没见了啊这四年里,我天天打听你的情况。要不是郭子晋受伤,我真的想去看看你和壮壮啊你刚才脸上都是黑的,我还没认出来。”

“你”我有点拿不准:“你认识我”

中年女人叹了口气,她的眼神和缓多了:“我是郭子晋的妈妈,以前,我们见过一次。当时是在”

“妈,你控制一下”郭子晋可算能插嘴说话了:“你先把孩子抱一边去,我们有正经事儿要聊。”

郭子晋妈妈还能分辨出轻重缓急,她笑着抱壮壮离开给我们留下空间。郭子晋谨慎的拉闫树海和我到一边,严肃的说:“闫树海,这次可能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错过了这次,你一定碰不到如此好的升职机会。”

“你看,你说的我好像就注重职位似的。”楼上冲天的火光映的闫树海脸红:“怎么了查到卖淫组织的证据了”

郭子晋不屑的轻哼:“卖淫你也太小瞧我和成书瑶了闫树海,你去给局长打报告也好去给总统打电话也好,最短的时间里,你要召集到最多的警力。不仅是警力资源,还有国家安全局国际刑警等等等等。”

“你先停一下。”闫树海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我没听错吧台湾当地的事儿,给国际刑警打电话干什么你刚才放出来的女人,大部分都被我们抓回来了。但是她们什么都没说我只要按照失踪人口,把她们送回去就可以了啊”

郭子晋不耐烦的瞪了闫树海一眼:“没有我,你是怎么副队长转正的闫树海,你难道没发现吗那些女孩子中,有很多不是台湾当地人。”

“那说明”

“那说明,这不单单是一起卖淫事件”郭子晋被闫树海气的要命:“你怎么这点警觉性都没有有人把这些女孩子从其他地方其他国家偷渡过来了如果你继续浪费我的时间给你解释这些没用的,那么你很可能又害了成百上千的人”

闫树海立马收声:“我不说了,你继续。”

“你早就不应该说了。”郭子晋抱怨了一句,接着往下安排:“成书瑶跟着郑江见了那些贩卖人口的老板,成书瑶也记住了即将到港的集装箱货号你去找你的警察,我想办法让成书瑶完好无损的背下那些货号和地名。我们分头行动,节省时间,走吧,快去吧不要再耽误了”

郭子晋的话,闫树海奉如圣旨。在郭子晋的催促声中,闫树海跑的差点掉了鞋而闫树海一走,郭子晋又开始吩咐我:“成书瑶,你大概记得多少”

我想了想:“百分之八十。”

百分之八十,我觉得数量已经不少了。可是郭子晋却很不满意:“成书瑶,我要你集中你的精神,努力回想你在郑江办公室发生的一切你怎么抖了冷吗”

“没事儿。”我嘟囔着没有说实话。

郭子晋知道我在撒谎,情况紧急,他也没多问:“你刨除掉脑海中的一切,就想郑江说的重要细节。”

重要细节我试了试,可还是不行:“我记得太模糊了。”

“来,你看我。”郭子晋的眼神炯炯发亮:“你努力回想一下,你在郑江的办公室里,他让你听到了什么”

“他打电话不过集装箱和货号我都记得比较模糊。”

“这个等下想,再往下说。”郭子晋眼睛眨也不眨:“那后来你跟着郑江下楼呢去了楼下办公室,又说了什么”

记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彼此之间总是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时候看着毫不相干,可是却能激发无尽的潜意识顺着郭子晋的思路往下说,我不但记起了全部的地点,甚至连集装箱和货号都回忆出来了。

郭子晋记住了细节,那我也就放心了。等到郭子晋把这些跟闫树海汇报完,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在人群中看了看,我问郭子晋:“壮壮和你妈妈呢”

“壮壮应该是困了吧我妈可能抱他去睡觉了。也是够辛苦他的了,那么小的年纪,跟着咱们两个大人受苦。”

我心里不能平静,我鼓起勇气,说道:“郭子晋,你能帮着我想起郑江办公室的事儿,那你能帮着我,记得之前的事儿吗”

“你说的之前,是四年前的事情吗”郭子晋无奈的摇头:“不,不能。其实刚才也不是我帮你想起来的,是我帮你从潜意识里找出来的书瑶,你的失忆症和刚才的情况不同。”

“哦。”我有点丧气:“好吧”

郭子晋跟我用一条毯子盖上,他和我一起仰头看烧着的大火。郭子晋笑的发暖:“其实你不记得之前的事儿,也挺好的。”

“为什么”

“你不记得了,那之前逗你的把戏可以再用一次你当加强记忆,我就当做重温了。”

“”我以前,是得被郭子晋逗成啥样

天际渐渐发白,火势也渐渐减弱。郭子晋扒拉着我的脑袋靠在他肩上,我听话的躺那儿。警察和消防人员来来回回,伤亡不算太大。

这一夜可真是够呛。我想。

“郭子晋,刚才你和壮壮是被锁在套房里的吧”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也能问我心里疑惑的问题了:“那你是怎么从屋子里出来的吴恒说,外面的窗户上有狙击手盯着。”

“是啊”郭子晋应该是还沉浸在案子中,他丝毫困意没有:“我早就发现狙击手的问题了我是带着壮壮从房间上面的通风管道钻出来的。到了地下,我把壮壮藏在了一旁的柜子里。抓了一个看守,我换了看守的衣服等你坐电梯走了之后,我继续煽动看守往外跑。”

我轻笑:“原来一直说要跑的人是你啊我还想,郑江的人也太没组织纪律性了。”

“你还好意思说”郭子晋重重的捏我的鼻子:“成书瑶,你居然连自己老公的声音都认不出来”

、039在火灾现场讲情话的怪咖

我挣扎着从郭子晋的手里挣脱开,气恼的瞪他。郭子晋避开我受伤的耳朵,他揪过我的脑袋在他怀里揉了揉:“怎么儿子都生了,还不想认啊”

“我生我的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气的脸红:“你啊,还是破你的案子吧”

郭子晋眉毛被烧的难看,可是他的容貌依旧俊秀:“成书瑶,我有我的案子我也有你和壮壮。”

“有就有呗”我心里偷笑,脸上却装的满不在乎:“干嘛还要说出来”

郭子晋看着忙碌的办案人员,他突然大喊了一声:“我郭子晋有成书瑶和成壮壮我郭子晋的人生中不仅有案子我还有爱情有家庭有爱人有家人我郭子晋,不是自己啦”

跟闫树海一起来的警员认识郭子晋,听到喊话,他们纷纷笑着回头。我脸涨的更红,赶紧拉住郭子晋:“这么多人看着呢好好的,你发什么疯”

“呵呵。”郭子晋丝毫没觉得丢脸:“我爱你啊,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坏人都知道了,我还怕好人知道吗”

“坏人”我皱眉:“哪有坏人你跟哪个坏人说了”

郭子晋拿着我的手挠了挠烧焦的眉毛:“周泉。”

“周泉”周泉是打了我,但还不至于是坏人吧:“郭子晋你别瞎说我觉得,周泉只是一时的”

“一时的什么”郭子晋轻笑:“成书瑶,别自己骗自己了。昨天下午的事儿,还能有假吗周泉,显然是闻人航的人。你看看警察之中,有周泉吗”

“没准周泉有事儿呢”我不愿意去承认郭子晋的假设:“郭子晋,周泉”

“那么巧有事儿魏老师死的时候周泉有事儿现在又有事儿”郭子晋叹了口气:“我知道,这四年中,周泉很照顾你和壮壮,我都知道。我和你一样,我也不希望周泉是坏人。但是成书瑶,我记得所有的事情,我比你更清楚周泉的问题所在。”

我没有说话,郭子晋继续往下讲:“我们最初认识周泉的时候是在黑龙山,周泉是我同学王毅的手下当然,这些你都不记得了。”

“我记得。”我插话:“只是记得不全面而已。”

郭子晋不介意我的插话,他继续说:“然后是在市五院,你和白鹿吵架,怎么那么巧就碰到周泉,而怎么那么巧,我电晕周泉的位置有你衬衫的扣子,又是怎么那么巧,周泉受伤拖累我们我用车撞警车去救你,多大的力道,我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可是周全,偏偏伤的那么重。”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郭子晋完全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说的话,我大部分都没有印象。郭子晋搂着我肩膀的手用了用力:“不怕的成书瑶,只是没了几个月的记忆,我们还会有新的记忆,更多更好的记忆。”

“但还是会觉得有遗憾吧”我叹了口气。

不想让郭子晋跟我伤感,我转

...

章节目录

住我隔壁的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鹧鸪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鹧鸪天并收藏住我隔壁的侦探最新章节